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常州文史 > 掌故篇 >

南大街旧事

时间:2012-05-30 09:41来源:人文常州网 作者:陈平
财神爷好像特别青睐“南大街”此名,所以在中国大小城市常见,因位置大都于老城区中心,如今仍保留此名且以商家集中闻名的很多。

 

 

      财神爷好像特别青睐“南大街”此名,所以在中国大小城市常见,因位置大都于老城区中心,如今仍保留此名且以商家集中闻名的很多。走南闯北几十年的我,初步估计国内有南大街名称城市不少于五十个!

      据史载;咱常州南大街已有数百年历史;别看自古仅有几百米长,宽不足十米的狭长街道,南从广化桥北至东西大街十字路口,两旁大小商店可真谓鳞次栉比;从传统的梨膏糖店,到手工制作金银手饰,个体修钢笔摊到群众小百货商店,瑞和泰,时代副食品,解放眼镜店,德和服装店,和平电影院,红牡丹理发店等等,当时很难数清,真谓寸金宝地!但除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街十字口朝东有幢崭新气派百货大楼拔地而起前,这条街上基本没间超过三层楼高商店,且大都由木结构平房组成,即使有家两层高老绸布店,也因在百货大楼建成两年后冬天忽遭火灾,差点被夷为平地;

      “失火了!”那天下午,房东王先生进院就对邻居们说。“啊!哪失火了!”大家一听大惊失色,“水火无情!这下子不得了!”弄清是南大街上有家商店失火了,我们全跑出去看。出大庙弄顺东朝南,经过银都照相馆和东风裕国药,甘棠桥西边是老邮电局,过了十字路口南面就是南大街。

      抬头见面朝西群房子中,确有间楼房浓烟滚滚火苗直窜,“绸布店失火了!”有人惊恐万状地大喊,马路周围立刻人声嘈杂乱的一塌;“哎呀,快救火,快救火啊!”有位身穿棉袍,头戴罗宋帽老头跌跌冲冲出了,大声呼叫同时还抱堆帐本;“一开闸刀就见到冒烟,哎呀,我赶紧拿帐本……”他抖抖索索面如土色地对人们诉说;“哎哟电线老化了,赶快切断电源!”有人听了转身就朝另外间房子跑去……

      这边火势却越来越旺,人们更加惊慌失措,也有自作聪明的人开始胡乱指挥;“赶快上房上房,扒开屋顶!”有人听见,跃跃欲试!“不能去扒,那样火会更旺,因为就像在架煤炉了!用水浇屋顶灭火!”有人马上反对;“快下来!太危险!”见有人仍在往上爬,于是大呼。“全不要乱!现在听我指挥;赶紧拿所有那可盛水东西来灭火!”回头见位干部模样中年人站在百货公司阳台大喊;“他是何人,怎能跑到哪上面?”大家目定口呆;那地方除有重大活动,平常根本不能上去,很快弄清他就是区政府主要领导。大小干部正在木匠街边上的区政府开会——这年头会议实在太多,忽闻南大街失火;“休会,立刻报警全去救火!”领导当场宣布,说完自己骑自行车赶到现场组织群众救火。

      在他指挥下,扛长竹梯的拿胶皮水管的,还有端面盆拎水桶的,等等,人们马上投入救火行列,甘棠桥下面是内河……但努力被西北风肆虐地如杯水车薪,因为火势实在太旺,南大街上那座红房子老消防队,此刻力量显得力不从心。

       “上面是仓库,里面全是布料,还有成衣成裤,哎呀,这下子全,全完,全完!……”满脸烟灰的店经理吓得面如土色六神无主,逢人就像祥林嫂样一遍遍反复念叨;“哎呀,这怎么得了啊,这下子可要烧掉多少布票钞票啊!”神态属崩溃边缘!

      情况确实非常严峻,因为周围全是木结构房子且互联一起,如不及时控制,火势蔓延下去整条南大街瞬时毁于一旦……此刻大家眼睛全朝东盼望;往东几里路的工人文化宫旁,有座刚建成不久带瞭望台的七层消防大楼,报上说人口几十万的城市,财政状况并不乐观,但是政府还是以民生安全为重,咬紧牙关再添置好几辆救火车! “哎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关键时刻,怎么……”人们真实望眼欲穿;“通讯员,赶快再去催催筛,搞什么搞,救火车怎到现在还没来!”干部边救火边议论!“当当当!”“当当当!”,终于看见两辆红色汽车打着急促摇铃声,心急火燎风驰电掣,带着吓人呼啸匆忙赶来,人们这才舒了口气。

      两辆救火车横在现场对面,好几位头戴镲亮铜盔年轻消防队员迅速下了车,有人身手敏捷爬上房顶,不会举起手中高压水枪向火旺处喷水,浓烟被压的很快一蹶不振,还有队员爬上附近商店房顶,几支水枪集中围剿火势。刚才还很猖狂的火魔不一会灰飞烟灭,半个小时不到,火势全被搞掂,待到房子内外全部烟消云散,那位身穿黄帆布防火服的消防队长吹起集合哨子……目送两辆消防车呜呜离去,人们这才相互看看,“哎哟,全成大花脸了嘛!”边说边散去,交警们吹着哨子驱散围观人群,惟留下那座湿漉漉空屋架……

      没多久,有幢新楼在此竖起且样子许多年没变,楼上发展成家服装厂,楼下是市五金公司,中间是个服装店,改革开放前一度好像还成为侨汇商店……

      其斜对面就是和平电影院。紧靠影院前南有家前店后作坊小店,这里冬天卖热粥,夏天卖棒冰冰淇淋,糯米冰水加蜜枣,还有绿豆汤。再旁边就是时代副食品商店,好吃东西更是五花八门。靠影院北是家水果店,灯火通明下见位老伯娴熟地削水果,用水果刀上下轻轻一旋,果皮就像条带子慢慢伸下,一只洁白完整苹果很快呈现客人眼前。

      此人还擅长削甘庶,一手抓根粗壮青甘庶的上面放倒,一手刷刷刷,砍刀闪光中三刨两削,青皮如飞的根甘庶,顿时像被脱光衣服般浑身雪白雪白……水果店与红牡丹理发店夹弄口摆个小小修理铺,铺主人以修理钢笔打火机,还有配钥匙为生,别看他人长的五短三粗,面孔黑黢黢,眼大如铜玲,头发整天乱蓬蓬,可口才与他手艺一样精湛;

      有天下午从和平电影院看完《洪湖赤卫队》出来,我与位同伴经过这里,此人平常嘴巴轻易不让人。见铺主如此其貌不扬,就有意轻佻:“呀,简直就是武大郎再生嘛!”那人听见不露声色,只是放下修理钢笔抬头对我俩笑着招招手,不知何意的我俩脑袋凑近;“回去对你姐姐说,叫她把昨天欠我的两毛钱还给我!”听见他对同学如此说,平常伶牙俐齿的这位老兄像中了邪,居然木呆呆看着那大葱脸不知如何是好!我见了赶紧将他拉开;“你能弄得过这整天与九流三教周旋的老街痞嘛! ” 他听了,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文革”中有年国庆节前,两派打的如火如荼,在军管会调解下同意节日期间暂时休战。

      节日上午,我到和平电影院门口转悠,听见有线广播里的“林副统帅”正在声嘶力竭大呼万岁,马路上出现了多日不见的豆腐脑,花生米小贩,起劲兜卖吆喝声与熙熙攘攘人群浑为一体。正在东瞻西望,忽见人群骚动和拥挤起来,原来有辆上面站满头戴柳藤帽年轻男女跃进牌货车,正气势汹汹从北大街朝这边冲来,人们当然惊慌失措,所以一时间见地下到处是花生米和豆腐脑,同时还听到有人在大叫;“哎哟不要挤,我的……”

      按照协议,这几天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应在各自地盘上过节,这明目张胆挑衅行为肯定引起军管会阻止,所以有支解放军战士组成的队伍,几乎与这辆正向人群中乱扔硫酸瓶和石块的汽车同时到达!可战士们刚手拉手一字排开,这辆跃进货车也冲了过来,站在边上不远我,亲睹几位年轻战士被轰撞倒车前,驾驶员连忙刹车,但还是有位高大结实的小伙子大腿被重重辗在车轮下!后来听说,这年轻人还是位刚下连队锻炼的空军飞行员……

      我的损失是这条刚穿上的新尼龙长裤上面,现在全是密麻大小洞洞;那是硫酸瓶留下的纪念……(文/陈平)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