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常州文史 > 掌故篇 >

庙西巷

时间:2012-04-24 09:52来源:人文常州网 作者:陈平
宅院朝南门外有条丈余宽小巷,沿石子路向西不远有个叉口,朝南一拐很快就见到内河,河畔座落了著名的“瞿秋白故居”。

  宅院朝南门外有条丈余宽小巷,沿石子路向西不远有个叉口,朝南一拐很快就见到内河,河畔座落了著名的“瞿秋白故居”,还有历史悠久的觅渡桥小学;我的启蒙教育也由此开始。
  小巷东口有家麻糕店,老板带个小伙计。麻糕桶炉火很旺,飘着悠悠青烟常将甜腻腻味道弥漫。上午老板做麻糕炸油条,下午做马脚爪或罗卜丝饼。小小罗卜丝饼正面布满白芝麻,烘的微焦稍黄很好吃。马脚爪在金坛丹阳一带被人称谓“金缸齐”, 饿极吃时口感更妙。小伙计见大家拥来,就将那长铁夹放在手里辟辟啪啪摆弄,响声中,块块香气扑鼻的麻糕从炉中挾出排好。
  麻糕店旁那家老虎灶烧的是龙糠壳,一年四季炉火通明,过年也不休息。砖砌的灶上墩着几只铜锅常热水沸溢,冬天灶上雾气腾腾,很难看清全部面目……灶后几间低矮屋内,横七竖八摆着几张方桌和长板凳,每天清早,这里就熙熙攘攘坐满茶客。大家边喝茶边抽烟还说着话,场面热哄祥和。老板娘长的大脸大眼大嘴巴块头大,但头发整天乱蓬蓬,“来啦来啦” 她边大声吆喝着,边提只镲亮长细嘴巴大铜炊,转来转去给茶客们及时斟水。而她那瘦猴般的丈夫呢,正眯着眼帘嘴衔香烟,袖子卷着,衣襟敞着站在灶台旁。他不时用铁皮畚箕铲起龙糠壳往灶膛里添着;炉口上有个白铁皮圆锥筒罩着——防止龙糠壳撒在灶台上。下午,此处是老人们天地,手捧铜水烟壶围着桌子,边哧吭哧吭地咳着,边还不停地抽着水烟,“战国时,咱们这里可出了个大人物哩,名字叫伯……”相互间还咋咋呼呼嗑着也不知是那年月陈故老经。
  有天老虎灶门口挂了个醒目的木牌牌,有位戴老花眼镜老者见了,背手一本正经站到那块木牌前面,昂首一字一顿地大声念道:“公私合营第五茶社”,但这第五茶社内,还由那对瘦胖夫妻俩在整天忙乎着,烧的仍是龙糠壳壳。
  “熏熏甜的西瓜糖!一分钱买一粒!”“奶油瓜子!椒盐瓜子!”“来来来!快吃五香花生米噢!”“油黄豆!一分洋钿卖两包!吃则么营养好!”小贩们在老虎灶门口转悠兜卖。喚声对我诱惑特大,站在旁边看看也很满足。
  东头拐弯那家副食品店里,每到晚上灯火辉煌摩肩接踵挤满了人。门囗总站位大胖子,套件特别肥大,面襟上挂满各种囗袋的白大褂子,每个口袋里都放只大口玻璃瓶。他边吆喝:“嗳!来买啊快来买,香喷喷的松子糖,芝麻糖,松软的牛皮糖!西瓜糖!还有正宗的奶油西瓜子!……嗳!”边从围拢过来的人们手里接过票子,动作麻利地旋开只玻璃瓶盖子,用蔟亮小铜勺从瓶里勺出糖果,伸手再从专门放纸袋囗袋里拿出只迭好的小纸袋,对它“哧!”地吹囗气,将糖果灌好递给买主。该店对我最大的透惑是那透明晶莹,形如角粽香甜的松子糖,还有粉软,放进嘴巴能溶化掉的糯米包纸,内盘条滚满白芝麻,有弹性,可拉长,吃起来挺粘牙的牛皮糖;滴粒滚圆,绿色条纹逼真的西瓜糖,不用说,脂奶味实足的奶油西瓜子,那香甜籽满味的味道令人更难忘。
  回到这座老宅院,穿过前后可有好几进院落。三间高屋的中间门槛很高,板门上方窗格镶着云母,框上雕了花卉虫鸟,各种动物,还有众多古装男女正在演绎《西厢记》。阔绰庭院內有太湖石环抱的金鱼池,假山峥嵘,旁边长满美人蕉,牵牛花,鸡冠花。有条崎岖小路直通天井,这古井水质充盈长年清澈,是女人们洗滌最佳去处。
  但井沿周围长满青苔。夏天,大人们把西瓜用网兜兜好,系好绳子放进井里,午后取出将其破开,那黄瓤瓜汁又甜又凉!几棵粗壮的广玉兰树上,挂满雪白肥厚花蕊,清香溢得庭院沁腑,阵风将花瓣吹落于鱼池水面,微风驱动落瓣,碧波推其漂荡,花瓣前翹后摆如条小船,惹得金鱼们时隐追逐,模样实是活泼可爱!洁莹水滴挂在雨后蔟绿花草树叶上,七彩闪烁;秋晚,皓月当空,庭院萧瑟,深处传来“瞿……瞿瞿!瞿瞿瞿!”蟋蟀鸣叫,一阵紧一阵,实谓美伦美奐。五六岁,如匹无笼头野驹的我,能从这院窜到那院,由此认识了前院的董木匠,朱裁缝,后院的画家赵先生,房东是位木材公司私方经理王先生。据说他家祖上当过大官,后不知何因退隐回家,化大银子在这里造了这片宅院丛,家居这隅仅是其中一座。
  无论春夏秋冬,他家矮瘦干枯小脚老奶奶,每天清晨要做的功课,就是踮双小脚笃笃笃穿过庭院来到旁边厢屋,对张条桌上供的佛龛先上几注香,随后合掌闭眼虔诚作揖,嘴里叽哩咕噜念念有词,再就长跪大拜礼数如仪。那由玻璃罩住的佛龛里,站着位浑身通红,浓须长髭张牙舞爪不知何路神仙的凶家伙,过去每进厢房见到“他”,我便感到害怕好奇,有次壮胆拼命爬上长条供桌想近距离观察,顺便从供盘里拿个供果塞进自已嘴巴里,转眼见他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我,但无实际作为。干脆用手伸进玻璃罩去摸摸“他”头,虽副张牙舞爪状,然任凭我肆无忌惮乱摸一气他仍一动不动,后来我不再怕他,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虚的,总感这家伙在暗中在监视我一举一动……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