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龙城名人 > 名人名事 >

梅兰芳和蒋君稼的友谊

时间:2020-11-08 14:59来源:未知 作者:陈弼
蒋君稼(1901—1966),字正觉,号玉笋词人,别号星翠馆主,常州人。他出身于金融世家,年少时受祖父、大伯和父亲的熏陶,酷爱昆曲和京剧。

     《红楼梦》有句云:“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古今中外深谙此理并忠诚践行者不乏其人。著名京剧艺术大师、“四大名旦”之首梅兰芳和京票“四大名旦”之一蒋君稼的深情厚谊,时隔半个多世纪之后仍为人们所乐道和传诵。

相敬相亲 互学互帮

     蒋君稼(1901—1966),字正觉,号玉笋词人,别号星翠馆主,常州人。他出身于金融世家,年少时受祖父、大伯和父亲的熏陶,酷爱昆曲和京剧。1919年,他无意于经营祖传家业——蒋懋大银楼,离常进京,靠他在北洋政府任教育部参事的三伯父蒋维乔(竹庄)介绍,一度在京城中原银行工作。

     一天,蒋维乔问他:“你还有什么爱好?”君稼答:“我爱好皮簧。”蒋维乔特为君稼“请名师教授其京剧,由此日与名伶名票相周旋”。这期间君稼坚持清晨练功喊嗓,多方求教,并受业于京剧大师王瑶卿,艺事精进。

     蒋君稼在京首次唱堂会,京剧大师陈德霖的《宇宙锋》排在蒋的前面。陈唱毕在后台卸妆,听到台上《孝义节》中大段正反调唱腔,刚柔相济,不同凡响,便问管事:哪个在唱?管事说是票友蒋君稼。陈不禁频频颔首,并称赞道:行!是正工青衣的好材料。

     不久,蒋君稼正式拜陈德霖为师,和梅兰芳成了师兄弟,蒋君稼比梅兰芳小7岁。这期间,他俩经常向王瑶卿求教。在德高望重、艺技精湛的名师们的悉心教诲与熏陶下,两人德艺俱进,相敬相亲,互学互勉,情谊日深,终成知音。梅兰芳有新戏排练,总要请蒋君稼到场,虚心认真地听取他的意见,有时还当场商议如何修改,直至满意。蒋君稼在北京彩串,自己没有置办衣箱,每次演出,都借用梅兰芳的“行头”,梅总是任其挑选,把最好、最适宜的“行头”借给他。

     他俩虽如此亲密,但出于互重互爱,很少同台演出。据史料记载,上世纪二十年代,北京某府堂会,喜、连、富三科弟子搭配班底,自中午至深夜,共演出十多个节目。大轴为梅兰芳、杨小楼的《霸王别姬》,倒第二为程艳秋(即程砚秋)的《金锁记》,倒第三为龚云甫的《钓金龟》,倒第四为蒋君稼、姜妙香的《琴挑》,倒第五为言菊朋、陈德霖、裘桂仙的《二进宫》。这是很难得的一次梅、蒋同台。

     有好事者,为过足戏瘾,总想促成梅、蒋经常同台演唱。有次天津齐耀珊府假安徽会馆唱堂会,一些戏迷抓住机会,从中斡旋,诚邀梅、蒋共赴盛会,并商定双演《五花洞》,恳请杨小楼、裘桂仙配戏。可是到了演出前一天,梅兰芳突然通知“回戏”。原来梅兰芳的管事姚玉芙曾建议不唱《五花洞》;这出戏里有段见功的西皮慢板,真假潘金莲要一人一句地轮唱,谁把谁唱砸了都不妥当。后来梅兰芳也觉得犯不着在阔佬面前和师弟争什么高低,便借故婉谢。主人只得临时商请余叔岩和蒋君稼合演《御碑亭》。翌日,蒋君稼专程赶到梅府,衷心感谢师兄关爱谦让之深情。

     此后,菊坛一度有“有蒋无梅”和“有梅无蒋”的传言,某小报还说什么“惟梅与蒋,差可相代而不容并立”。其实,梅、蒋互爱互重、互让互谅,充分体现出他俩的关系是十分可贵的君子之交。

德艺双馨 共襄义举

     梅兰芳德艺双馨,正直、爱国,爱憎分明,抗日战争期间蓄须明志,决不向敌伪献媚。1940年居香港期间,曾致电卓别林,商得反侵略巨片《大独裁者》在港首映权。抗战前每逢赈灾义演,他总是义不容辞地乐意登台,深受民众的爱戴。同行或甚至一些素不相识的人遇到困难,他都尽力解囊相助。梅兰芳的崇高精神和高尚品质,给师弟蒋君稼以深刻教益和影响。

     上世纪二十年代前期,国内军阀混战,哀鸿遍野,京津伶票两界知名人士多次举行赈灾义演,蒋君稼总是热情参与,贡献良多,屡受社会舆论的赞扬。例如1924年,天津京剧界举行江浙兵灾筹赈义演,从12月底开始,在广和楼连演三天。蒋君稼和诸名家一起,每日串演得意之作,所得票资逾6000元,当场捐款者,亦不乏其人。

     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引起全国人民公愤,形成大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从而拉开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全国大革命风暴的序幕。为声援上海人民罢工、罢市、罢课的反帝爱国斗争,天津南开大学学生组成“沪案后援会”,并会同各界发起援沪援粤大义演,于8月1日和2日假广东会馆演出。此时蒋君稼正在病中,为援助受难同胞和支持反帝爱国斗争,不但连日抱病演出《御碑亭》和《玉堂春》,而且额外捐助大洋100元。沪津诸报曾刊《蒋君稼好义》等文予以褒扬。

关山阻隔 丹心相连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后,蒋君稼和师兄梅兰芳一样,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滔天罪行义愤填膺。翌年9月17日,他在北京《京报》发表一则启事,怀着依依之情告别燕北友好,束装南归。回常后深居简出,息影赋闲多年。蒋君稼南归后,和身处北京的梅兰芳仍保持着亲密情谊,时通音讯,相互关怀,还逐日翻阅北京报纸,探觅梅师兄和许多艺友的行踪,以释遥念。有时梅兰芳南下,蒋君稼必专程拜会,畅叙别情。当有友人自常赴京,梅兰芳总要详询蒋君稼生活起居和艺事近况。1945年,蒋君稼在家乡领衔举行赈灾义演,梅兰芳特地写了一帧“宏我夏声”的题词寄给他,并题跋云:“君稼仁兄精研国剧有年,南归后不常爨弄,今以义举演出,书此志盛。”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梅兰芳荣任中国京剧院院长和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蒋君稼闻讯分外振奋。1951年抗美援朝期间,常州文艺界在大华大戏院举行捐献“鲁迅号”飞机联合义演,蒋君稼主动领衔,连演三天。梅兰芳闻讯后,特从北京寄来亲书“爱国精神”四个大字的立轴,表示赞赏和激励。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为使师弟蒋君稼有更多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梅兰芳郑重地给常州市代市长吴明写了一封信,信的全文如下:

吴明市长:

     兹有老友蒋君稼兄,系常州人,从事戏剧文艺工作多年。前者诸葛市长曾向蒋君表示,拟邀其担任苏南文艺代表。其时蒋君因身体衰弱多病,未能参加。近日经过学习锻炼,觉悟提高,颇有志愿为人民服务。特将以上情况反映于你处。余由蒋君面陈一切。

                                                  此致

敬礼

                                                        梅兰芳 五月六日

     此信由蒋君稼面交吴明市长。吴市长对此十分重视,其时笔者在市文化部门主持工作,他当即嘱文化部门对蒋君稼在政治、工作、生活等方面都要予以关怀。其后,蒋君稼曾先后任市政协委员、市文联常委、区人民代表。1956年,市文化馆组织常州市业余京剧研究社,一致推举蒋君稼为名誉社长。蒋一度还曾应聘上海戏校兼课执教。

     梅兰芳这封短简仅百余字,但寄寓着梅兰芳和蒋君稼的深情厚谊,也使人深切感受到梅兰芳对待友人的真诚,反映出中华民族固有的君子之风。

沪上重逢 深情畅叙

     为了满足常州群众亲睹梅兰芳大师风采和精湛艺术的迫切愿望,常州解放后,蒋君稼曾多次代表有关方面,函邀梅兰芳莅常。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梅兰芳率团赴沪演出,他特地专程前往恳请,同行的有早年冠英小学同学邱元生。

     他俩一下火车就直奔思南路梅宅。见王少卿也在,故友重逢,亲热异常,蒋呼王为二哥,王呼蒋为四哥(行四)。他们边说边笑,挽手上楼,梅兰芳听出来客中似有师弟君稼的话语声,随即迎了出来,见来客果真是君稼,喜出望外,连忙引进内室。大家坐定后,梅兰芳对蒋君稼莞尔一笑,亲切地说:“真是‘少年子弟江湖老’,看你,头发都白了。”他俩相互问安,交谈近况,畅叙青年时期在京共同学艺、经常切磋、互助互让等往事,都十分怀念;又觉韶光易逝,不知不觉中两鬓添霜,引发无限感慨。说到赴常演出事,因梅兰芳南下演出日程早已排定预告,不能变更,他深感歉疚地委请师弟代向常州观众和有关方面致意,表示今后一定安排来常演出,以偿夙愿。

     此后梅兰芳由于出访等任务繁重,几度南下又时间紧迫,未能转道来常,不料1961年8月8日竟因病不幸溘然长逝了。噩耗传来,蒋君稼万分悲痛,随即在《常州日报》发表《悼梅兰芳先生》一文,文中高度赞颂梅兰芳的崇高品德和对艺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进取、创新精神,深情地忆叙梅兰芳和他的真挚情谊。字里行间,寄托着无限敬意和哀思。翌年南京文艺界举行梅兰芳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时,蒋君稼应邀在会上讲话,缅怀追思梅先生的美德和业绩,并清唱几曲梅派唱段,以示纪念。

     此后,蒋君稼在常继续热心于公益性活动,1966年8月20日因病不幸逝世。文/陈弼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