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龙城名人 > 名人名事 >

高晓声二十年祭

时间:2019-06-30 11:12来源:市高晓声研究会 作者:陆林深
高晓声,二十年前的今天,你插着鼻管,用十分微弱的声音,与前来看望你的好友作你一贯的冷幽默,随后你离开了苦难而又希望着的人世间,不知所踪了。

    

 

    高晓声,二十年前的今天,你插着鼻管,用十分微弱的声音,与前来看望你的好友作你一贯的冷幽默,随后你离开了苦难而又希望着的人世间,不知所踪了。

     然而,你仍然在这个世界上踽踽行走,你仍然活在你的文学作品里。记得你赠我长篇小说《青天在上》时说:“我写这本书,写着写着就哭起来。”你是用血和泪拌着墨水写着。在这本书的扉页,你写了这样一句题记:“生活是一匹野马,它不光奔驰在大道上,有时候也冲进禁区,不光吃青草,也践踏圣旨。”你对生活就这么淡淡地掠过一丝苦笑。

     人们说你是农民作家,你一点不感到意外,你说:“我完全不是作为一个作家去体现农民生活,我自己早已是生活着的农民了,我自己想的,也就是农民想的了……我同他们生活在一起几十年,休戚相关,患难与共,有着一致的情感。”你最熟悉农民,同情农民,理解农民。你深爱农民,你最懂农民,也最善于写农民。你说:“农民善良正直,老实得受了损失不知道查究,单纯得受到欺骗会无所察觉,他们甘于付出高额的代价换取极低的生活条件,能够忍受起人的苦难去争得少有的欢乐……他们始终对现实抱着无限的希望,并且总是尽一切努力去实现那种希望。”你写的李顺大、陈奂生就是这样善良的农民。

     有人说你是“继鲁迅之后又一个描写中国农民灵魂的高手”。你自己早就说过:“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面对人的灵魂,面对着自己的灵魂。”你说善良、俭朴、坚韧是农民的性格,但你又说:“我沉重,我慨叹的是,无论是陈奂生们或我自己,都还没有从因袭的重负中解脱出来,我解剖了陈奂生,也解剖了我自己。”你和鲁迅先生一样,时时在解剖自己。在你的墓碑上,刻着你说的一句话:“我敬佩农民的长处,也痛感他们的弱点。”这是你对农民,也是对你自己一生的切肤之言。你多次说,希望像李顺大、陈奂生这样的农民,从那种逆来顺受的奴性中解放出来,学会做国家的主人,不仅有当国家主人的思想,而且有当主人翁的本领,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高晓声,有人说你只不过写了一两篇小说,那实在不是无知就是误解了。你留下的300万字的作品,是中国文学宝库里的一笔巨大财富,你的作品之所以不朽,是你作品所体现出来的伟大的人文精神。你自己遭受了深重的苦难,但你没有停留在你个人狭隘的情绪中,而是把个人的命运和社会的命运、人类的命运连接在一起,关心民众,特别是关心农民的生存。你这样说:“我写《“漏斗户”主》是流着眼泪写的,既流了痛苦的眼泪,也流了欢慰的眼泪。”你写道:“陈奂生看到自己果然分到了很多粮食,纵情任眼泪像瀑布般直泄而出,这眼泪既是陈奂生和大家的,也有我的……这样的泪水是不应该流两次的,哦!让悲剧不再重演……”

     你总是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怀,你的作品里到处可以看到你忧国忧民的情怀,这让我记起一件事。那年我到南京去看你,你对我,又好像是喃喃自语,你说:“唉!现在吃吧,也吃不了多少,衣裳吧,也穿不破它,总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又要饿肚皮了。”停了一下,你补充一句:“大概是饿怕了。”你总是比别人更多地担着人类命运前途的忧患意识,你看到大楼铺天盖地地建起来,看到大自然活活泼泼的小生物离开孩子们愈来愈远,你也会伤感起来:“孩子们,泥土在哪里?在水泥地下面。”多少年前,你回老家郑陆董墅,看到家乡的河沟池塘都被水草覆盖,变成死水,你写道:“我描绘得那么婀娜多姿、清明澄澈的草塘浜已经病危,临近死亡了……荒蛮正在分割繁华,并把它包围起来……”你对破坏田园的行为十分愤怒,有一次说到这些,你提高声音对我说:“你把地上全铺满了金子,你能吃金子吗?”说得吓了我一大跳。

     高晓声,你的作品充满着故土情结。常州、武进是你的家乡,也是你的情感之源,你描写的农民、人物,勾画的芸芸众生,无不与家乡的人民息息相关。你写的故事、场景、语言,无不是家乡生活的缩影,让我们读来倍感亲切。正是这块生你养你的土地和人民,给了你创作的源泉和营养,而你同样深深地热爱和眷恋着这块土地和人民。在你离开人世的时候,你还在写着描绘家乡的《家园》,你是带着未成稿的《家园》离开的。

     有人说你的作品“太土”,不知道你的作品有多“雅”,就如莫言是以高密东北乡的语言为特征,你是以常州东北方郑陆的语言构成你作品最基本特色的,你的作品既有大量村言土语、农谚粗话、民间故事,又顺手拈来许多雅语、文言、官话、典故、寓言、知识分子的抒情议论,心语哲思。你的作品五言杂陈,雅俗共赏,既有“乡土气”,又有“书卷气”,涉笔成趣,读来脍炙人口。

     高晓声,你像许多农民那样,始终抱着无限的希望,你对家乡后辈同样抱着无限的希望,你曾用毛笔写给我一幅字,内容是这样的:“常州文坛,鼎立江南,以往如此,而今也然,人有知者,刮目相看,人若无知,两不相干。”我知道你是多么希望家乡“江山代有才人出”。

     1998年,那时你曾经突然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像我们这样的人,今后总归有人会来帮我们整理作品的。”这话说得那么自信和笃定,后来也没见有人来帮你整理。十多年之后的2012年,想不到常州的一些后学成立起“高晓声文学研究会”,帮你整理出版了五册研究丛书。最近,《高晓声全集》小说卷四卷正在付梓印刷中,相信你听到这消息一定会高兴的吧。

     高晓声,你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年了,但似乎你还在这世界上行走着,你的作品或许被许多人遗忘,但你的作品本不是浅薄的人所能卒读的。高晓声研究会成立之际,中国作家协会发来贺信,贺信这样说:“高晓声是中国新时期代表性作家……”著名作家白桦更是以诗一般的语言来信祝贺:“高晓声是我同辈人,兄弟,又是‘丁酉’同科。应该说,在文学上他比我觉醒得早,他在十年浩劫以后就开始腾飞了。他没有浪费自己的岁月,他俨然是一个被蒙着眼睛的智者,思想的花朵能在阴影里开放,并孕育出了果实,他始终具有敏锐的头脑和目光,勇敢而直面严酷的历史与现实,以他笔下一系列立体的、鲜明的,同时代的草根人物的形象和声音,作了明快的回答。”

     高晓声,二十年前的今天,你像一颗流星在常州文坛、中国文坛上空划过,消失而不知所踪了。我在写这些文字纪念你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旋律,令我怦然心动,就让我把它传给你——

     昨夜的星辰,昨夜的星辰,

     已坠落,

     消失在遥远的银河。

     想记起偏又已忘记,

     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

     爱是不变的星辰,爱是永恒的星辰。

     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

     常忆起那份情,那份爱,

    今夜星辰,今夜星辰,

     依然闪烁。文/陆林深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