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饮食文化 >

柴火熬的粥

时间:2015-12-27 16:30来源:未知 作者:赵柒斤
在清冷的冬晨,喝上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白米粥,缭绕周身的寒气立刻被驱散,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白米粥虽然一年四季可吃、也能吃上,但任由一碗满含暖意的粥在肠胃游弋和扩散热量、且不需做任何防烫准备的季节应该是冬天。在清冷的冬晨,喝上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白米粥,缭绕周身的寒气立刻被驱散,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曾多次看人回忆,称白米粥在计划经济时代统治大半个中国餐桌的主食20年。对于生产水稻的众多南方家庭来说,在那个缺吃少穿时代,每天能喝上白米粥恐怕就是一种奢望和幸福。作为“70后”的我,不仅很幸运地避开“有粥喝就很幸福”的日子,而且是常常请求母亲煮粥以调剂胃口。而我母亲又不愧为熬粥高手,她总是能根据季节变化变戏法似的“熬”出四季分明的粥:春天煮野菜粥、夏日熬绿豆粥、秋天煲莲子粥、冬天烧红枣粥。母亲为什么要在不同季节煮不同的粥给我们喝?没学过医学的母亲说是我外婆教的。

  米粥虽然也是火“烧”出来的,可以用“煮”,也可以用“炖”,但称“熬粥”最广泛。山区老家,用柴火熬粥几乎是每个家庭主妇的必修课。多次给母亲打下手,自然对她熬粥程序、技巧铭记于心。她熬粥一般用柴灶和配木盖的铁锅、井水,把淘好的米倒进锅里加适量的水,合上锅盖,用大火烧开,待锅里巨大的热浪“顶撞”木盖时起时落时,把锅盖移开一条缝,再用文火慢慢地“炖”,然后熄火合上锅盖,让灶膛里的柴灰继续发挥余热。大约过八九分钟,再往灶膛添几把火,把粥重新烧开,待锅里有小气泡不断地往上冒,一锅清香的米粥就熬成了。此时,掀开锅盖,一股融合米香、木香等的味道便在整个厨房弥漫开来。

  母亲熬的米粥,米粒开而不化,匀称软糯,我熬米粥的技术虽是母亲嫡传,可时至今日即便使上浑身解数,熬的水平也达不到母亲的一小半。当然,我敢断言,如今城里任何一种“高压锅”也“压”不出那样好喝的米粥。因而,冬天上班的路上,每次在路边早餐桌捧上一碗粘粘糊糊的粥,除了感觉是在填肚子外便感觉不到丝毫的滋润、温暖。此时此刻,我就特别想回家喝母亲熬的米粥……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