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人文论坛 >

悼念石湾先生

时间:2019-07-04 10:07来源:未知 作者:陈德弟
6月5日清晨醒来,见微信“《芳草地》读者交流群”有一则消息:石湾先生于昨日去世。我简直不敢相信,不久前还与他通电话了,怎么说走就走了。

     6月5日清晨醒来,见微信“《芳草地》读者交流群”有一则消息:石湾先生于昨日去世。我简直不敢相信,不久前还与他通电话了,怎么说走就走了。一整天不时地给他打手机,没人接听;发微信,也不回复。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心想,这消息恐怕是真的,后来从“中国作家网”上得到了证实。

     石湾先生原名严儒铨,以笔名行于世,江苏武进人,中国作协会员,他是诗人、作家兼出版家。对于他的病逝,我十分悲痛,他是一位很有才华的作家,本来约好金秋十月再聚首,以庆祝他的成名作——长诗《天安门颂》发表45周年,如今再也不能了,实在遗憾。

     我与石湾先生相识、交往不过百天,期间,赴京探视过他一次,畅谈半日,实有倾盖如故之感。之所以有此感觉,是因为他有情有义、正直善良,还有一层关系,我中学时代,对他的抒情长诗《天安门颂》十分倾慕,这篇诗歌对我初高中作文颇有启发。百日前能与石湾先生联系上,也算有缘。

     我的散文《我与天津海河》在北京民刊《芳草地》(2018年第4期)上发表后,责编将我邀进了“《芳草地》读者群”。3月18日,我在该群见到一名叫石湾的微友,便问了一句“您是《天安门颂》的诗作者吗”?答“是本人作品”。我当时很激动,做梦都没有想到,1974年冬季,我从收音机里听到的配乐长诗《天安门颂》的作者,如今居然和我同在一个微信群里!我立即索其手机号,拨通后简介完自己,然后告诉他,我当年对《天安门颂》特别喜爱,因不知刊于何处,故笔录下来,保留至今,它曾丰富过我的作文内容,我现在还能背诵许多。他很惊讶,也很高兴,说“谢谢你对拙作的喜爱”!他告诉我这是他的成名作,当年发表在《解放军文艺》1974年第10期上,是他唯一的一首长诗,后来他不再写诗,改写报告文学和随笔了。

     他还告诉我,他现在身患癌症,正在治疗。我闻听心里一惊,又详问了一些情况后,便决定翌日赴京探望。次日上午,我与夫人约上京华好友、藏书家戴建华先生,一同抵达石湾先生家中,受到其夫妇热情接待,寒暄落座后,他说,他写《天安门颂》时,刚从天津“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后回京,而立之年,激情奔放,一腔赤诚,“我记得开头几句是:‘笑迎一轮红日,擎起万里晴空,一身战斗荣誉,满怀人间春风。天安门,你昂首挺立,雄伟庄严,气贯长虹;你红灯高挂,灿烂辉煌,光耀九重。’”我怕他累,便接续背诵了后面的内容,背了一会儿,见他们夫妻不时擦拭着眼泪,我明白这是他欣慰的泪水,深情的泪水,懂他的泪水,我怕他过于动情,便停了下来。

     我告诉他,1974年我上初二,正痴迷诗歌,而那时文化一片沙漠,只有摘抄报纸上的政治诗和“样板戏”中有文采的唱词,用来积累丽词佳句、练习写作。当时,在央广播出的节目中,除了“样板戏”,少有其它文艺节目,但有两首配乐诗朗诵每日不定时播放,一首是贺敬之的《雷锋之歌》,另一首是石湾的《天安门颂》,这两首诗的意境、诗句、朗诵者和所配音乐都很棒,每次收听皆陶醉其中,知道《雷锋之歌》收录在贺敬之的《放歌集》中,买了一本,而《天安门颂》不知刊于何处,故随电台播放笔录下来,日听日读,二百多句,基本全能背诵。记得高一时,我在一篇作文中引用该诗:“我们的热汗为你而挥洒,我们的脉搏为你而跳动;我们的青春为你而焕发光彩,我们的歌喉为你而尽情赞颂。”1980年我第一次来到天安门广场,拍照留念时,心中还默念着《天安门颂》中的诗句:“看每天啊每天,你面前都激起欢腾的春潮,你身边都排开留影的长龙。”后来,我经历唐山大地震,又上大学,历经参加工作、父母亲搬家、我婚后多次扩大住房、屡次搬家,近半个世纪国家和我本人皆有沧桑变化,这部手稿一直跟着我,冥冥之中,上苍让我们有此奇缘。他听我叙述后,非常开心地笑了,笑得是那样开心。

     本打算探望他不待太长时间,免得打扰他养病休息,可他很兴奋,说什么也不让走,他精神特别好,很健谈,谈了他的人生经历,包括刚上大学发表文学作品、大学毕业如何分到中国作协、“文革”期间下方天津静海县“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天安门颂》的写作背景和发表过程、改革开放后为洪雪飞写昆剧《春江琴魂》、创办《作家文摘》杂志之艰辛和盈利后之喜悦、责编出版《文学新星》《当代小说文库》等许多很有影响的著作,莫言、池莉、阿来、毕淑敏等人的第一本书出版,全都出自他之手,还有天津《今晚报》连载他的《从黄庄洼到团泊洼——下干校的日子》回忆录等等。最后,他拿出他的著作《海外游记》《母亲的爱》和《生为男人》题字钤印,分别赠给我和戴建华先生,然后合影留念。中午,他在家附近一个烤鸭店,请我们共进了午餐,边吃边聊,我们约定,金秋十月重相聚,庆祝《天安门颂》发表45周年。直到下午三时许,才恋恋不舍握手而别。

     第二天,我从微信朋友圈见到石湾先生发了几张我们的合影,他在抬头写道:“照片是与天津南开大学陈德弟教授合影。作为一个写作者,这是我风烛残年、患癌症后最快乐的一天。陈先生在‘《芳草地》微信群’里得知我是他读初中时喜爱的长诗《天安门颂》的作者后,昨日特意携夫人来京,到家看望我,并当我面大段背诵拙诗,令我和老伴儿大为感动,不禁老泪纵横。苍天有眼,让我有幸与他们见面,作为一个写作者,能结识这样的热心读者,此生没有虚度,值了!”

     此后,我和石湾先生或微信交流,或电话沟通,或阅其赠书,知晓他一直秉持优秀传统理念,很是孝敬父母,夫妻恩爱,他兄妹7人,小时候家境贫寒,改革开放他富裕后,屡屡资助在农村的弟弟妹妹们,也曾资助过残疾人创业;他有众多朋友,多为文友,大多说他做事与人为善,乐于助人。3月24日,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链接,内容为“婺源的春天,已经逼疯了摄影师”,他在链接抬头写道:“婺源—中国最美的乡村。我曾有幸于2008年春天与诗人李松涛、寇宗鄂等去那里采风,一幅幅充满诗情画意的美妙景色犹在眼前。”他对祖国壮丽景色、对美好生活充满爱意。28日,著名诗人李瑛去世,李瑛是石湾先生《天安门颂》的定稿者和刊发人,石湾先生转发了这则消息,并详述了《天安门颂》发表的前前后后,最后说“我将永远铭记李瑛老师对我的提携之恩”!石湾先生在身患绝症情况下,还在感恩,实在难得。

     4月7日,石湾先生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回到桑梓与亲人合影的九宫格,并赋诗道:“三月三日天气新,又回江南会亲人。兄弟五个性情好,满心欢喜满眼春。”从照片和配诗上看,他心情不错,我才知晓,他又回到了故乡。在京与他见面时,他告诉我,近年来,他基本上每年都要回老家与亲人团聚,于是我发微信祝他心情愉快、早日康复!10日,他又在朋友圈发了与文友合影的九宫格,其中或赠其书法作品,内容是赞其仁孝成就,或在专心致志拉二胡演奏,或几人围坐畅谈欢语,或他半卧床头,微笑静观文友表演、畅叙,显然,这一帧帧照片,反映的是在他家开小型文娱会,以博得他开心快乐,他也配了一首七绝,道:“亲如兄弟六文友,相约寒舍清明后。中萱一曲《夜深沉》,意气满怀情满楼。”12日,他再发朋友圈九宫格照片,第一张是其站在房屋水塘边迎着阳光微笑照,其它皆为村景照,他仍然配了诗,云:“最亲要数家乡人,最美还是故园景。病中重返石庄里,恰似枯木又逢春。”并注解“图3,村老年活动中心为原石湾小学旧址。图9,为我前些年在旧宅基地上翻建的小楼”。小楼傍水,楼前花草树木,郁郁葱葱。26日,他又在朋友圈发了九宫格照片,皆为与他年龄相仿的老人合影,他赋诗道:“南大同窗情谊长,探望来我小村庄。殷殷关切勤叮嘱,胜似春光暖心房。”显然,这些老人是他60年前在南京大学上大学的同学,这些老同学如今知道他生病了,前来家乡看望他。这是石湾先生在朋友圈里发的最后一组照片。

     我见他很久没出现在“《芳草地》读者群”里,也未见其往朋友圈里发信息,心有不安,于是,在5月21日给他发了一条微信:“石老师好!近来贵体如何?您返京否?念念!”他马上回复了:“近来情况不佳,正在住院。”我立即打他的手机,接通后,他告诉我,在家乡期间,由于不慎,摔了一跤,导致脑出血,昏了过去,抢救后,出血已吸收,然后回京治疗。他的思维很清晰,语言交流没有任何障碍,且语声、语速和平日里一样,我安慰了他一会儿,然后告诉他,等他出院,前去探视,孰料他匆匆走了……

     6月11日,石湾先生女儿用石湾的手机,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我父亲昨日已在江苏老家安葬。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心!石湾女儿。”由此知悉,石湾先生已经魂归故里。她还告诉我,石湾先生在家乡摔倒后,“恢复得并不好,持续住院,因身体虚弱出现呼吸障碍……好在没有疼痛,没有太受罪”。我安慰了她,并希望她日后为石湾先生编辑出版《石湾全集》,以为最好的纪念。

     石湾先生敬父母、尊师长、亲朋友、爱家人,令人钦敬。

     石湾先生著作等身,多次获文学大奖,他一生多有坎坷,但他凭着正直、善良的风骨和天赋才华,依然顽强拼搏,用他的健笔,驰骋文坛数十年,其作品所涉内容,皆是他亲身经历,充满真情实感,歌颂人性真善美,鞭挞人间假恶丑,赤子之心未改,善良之心永存,深得友人赞誉。石湾先生安息!(文/陈德弟)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