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人文论坛 >

青果巷:会元坊的光芒

时间:2019-06-05 09:19来源:未知 作者:郑燮贤
青果巷里的会元坊,当然是为庆祝与纪念唐荆川成为会元而建造。但是后来牌坊不见,仅仅留下一根柱子。这根残柱,历经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依然顽强挺立

      会元者,明清科举会试的第一名。会试由礼部主持,考官是在不知道考生任何信息的情况下阅卷,完全根据文章的高下来判定名次。可以说会试比殿试具有更大的公平性。已经成会元者不一定能摘取状元桂冠,但已是莫大的荣誉,亦显示出作者文章水平之高。

      明代嘉靖八年,年纪轻轻的唐荆川只有二十三岁,一举夺得会元的头衔。经过殿试,他没有留在翰林院,而是成为兵部主事,但是文章的名声已经震动天下。

      据说他的座师张璁,因为自己出道晚,有意选取老成宿儒为第一名。看了唐荆川的卷子,他把荆川录取为会元。等到见了唐荆川,很是感到惊讶,他绝对没有想到荆川是一个少年人。

 

      青果巷里的会元坊,当然是为庆祝与纪念唐荆川成为会元而建造。但是后来牌坊不见,仅仅留下一根柱子。这根残柱,历经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依然顽强挺立,仿佛唐荆川的文学光芒永远闪烁在历史的天空。

      经过整修的青果巷文化街区,会元坊以崭新的姿态重又挺立在街巷之中。向东观望雕梁画栋的牌坊,横梁上“诗书弦诵”四字,上面是两层飞檐,中间竖着刻了“会元”二字。如果走到牌坊另一侧向西凝视,横梁上则是“文继欧曾”四字。

      这个新修的会元坊,或许有人会说它是假古董。其实古迹也不能完全以“真假”来划分。历史的建筑修了毁、毁了修的例子屡见不鲜,大名鼎鼎的岳阳楼不是重修的吗?而且还因此留下范仲淹的名篇、名句千古传诵。

      如果说新修的会元坊显得完整、庄严与雄伟,那么它附近的残柱则显得实在、厚重与挺拔。新旧俱在,可谓相得益彰吧!

 

      人们对荆川先生的认知,往往更多倾向他是战功显赫的武将,是抗倭的民族英雄。荆川公园挺立着高大的唐荆川雕像,很易使人过目不忘。唐荆川确实是难得的文武全才,诗书文章与上马杀敌皆是能手。即使在《明史》关于他的传记,也是主要记述他抗倭的事迹。但我更注重于把他看作一个文人。从历史角度看,他的文章光芒,远远超过了他的武功。从青果巷角度看,由明至清,巷中走出的文人,首屈一指的无疑是唐荆川。

      牌坊上“文继欧曾”四个字,可以说恰如其分。欧阳修与曾巩,是唐宋八大家之中的二人;而“唐宋八大家”之说,首创于荆川先生。后人论文人唐荆川,他是散文名家,与王慎中、归有光齐名。唐荆川的同乡后辈郑鄤说,先生“手评文编,上下欧曾,可与觌面”。郑鄤认为唐荆川选定的《文编》可以传世,他的文学创作成就,与欧阳修、曾巩是不相上下的。

 

      作为文人,唐荆川还有一个贡献被人遗忘了。这是因为清末废科举之后八股文的名声败落,被看作是束缚古代文人思想的枷锁。其实这是片面的认识。到了现代,学界重又开始科学合理地分析八股文的利弊。所以唐荆川是明代的八股文大家这一角色,我们也应该知道。

      八股文最早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唐宋,但是却定型于明代成化年间。苏州人王鏊被称为八股文的鼻祖。

      郑鄤在评论明代的八股文大家的《明文稿汇选四十二首》中写,“举业祖守溪,唐之于王嫡子也”。又说,“先生之古文词从八大家出,先生之时文从古文出”。

      现代学者龔笃清说得更清楚明白了,“唐顺之的八股文师宗王鏊而又自成一格”,“是以古文为时文的首创者”。

 

      如果去青果巷瞻仰会元坊,白天和晚上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白天,我主要感受到它的庄严与肃穆。夜晚由于灯光照射,更能感受到它的光芒。是的,在历史的长河中,荆川先生的文学光芒是永存的。青果巷的会元坊就是一个见证。文/郑燮贤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