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人文论坛 >

刘源春词集《钦定词谱今咏》一书的代前言

时间:2019-04-06 12:07来源:未知 作者:刘源春
词,长了翅膀,从遥远的古代飞到了我今天的情感树上,唱出了动听而芬芳四溢的歌声。于是,我的词的情感树开花、结果,终又结出了我的《钦定词谱今咏》这枚巨大的果实。

     词,从遥远的古代飞来

     词,长了翅膀,从遥远的古代飞到了我今天的情感树上,唱出了动听而芬芳四溢的歌声。于是,我的词的情感树开花、结果,终又结出了我的《钦定词谱今咏》这枚巨大的果实。现在,我的《钦定词谱今咏》一书终于正式出版,与世见面了!

     《钦定词谱今咏》一书,是我将自己所创作的原创文学作品汇集之后正式出版的第七本文学书籍,也是继我2016年出版第一本词集《江南词草》一书之后的第二本词集。

     我为什么要把这第二本词集的书名定名为《钦定词谱今咏》呢?这是因为,词的创作必须按古词的词谱填作,而我这次这本书里的词作创作填制所依凭的词谱,乃是清代康熙年间所编撰的《钦定词谱》这部词谱书里的所有词谱。而且,我是按《钦定词谱》里的词谱从头至尾的排列顺序,一首接一首全部填制创作过来的。

     词,起源于隋唐,盛兴于宋,起伏续接元明清乃至今日而绵延不绝。词最早是与音乐紧紧相连在一起的,它本来是按音乐各调的音乐曲谱所填制出来的歌词而供歌女歌唱的。因此,那些歌词都必须根据曲调的长短停顿高低缓急来安排各自句数字数的多少字音声调的平仄等等,于是,古时的词,那时的制作,不仅有音乐的曲谱,而且还有文字的字谱。后来,词渐渐与音乐脱钩,当年的音乐谱子散佚淹没不见了,而作为仅仅只有文字的词逐渐成为了文人的案头作品,于是它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与律诗共相并立存在的一种诗性的文学样式(体裁)了。据有些词学研究者考证,在宋时,词开始作为独立的一种文学样式存在时,人们进行创作,那时也是有词的文字谱的。直到词发展出现一个暂时低谷的明代的初年就还有词人在他们的词话中说,他们小时候(田汝成记瞿祐)不仅见到过宋代的文字谱,而且(吴讷记其先生)还见过词的宋代音乐谱。由于历史的政治的文学本身的诸多原因,到明代中期,词的音乐谱甚至是词的文字谱便全都消亡了。但此时的一些文人开始对词这一文学形式忽然萌生了一种振兴的情怀,他们开始关注并致力于词的创作,于是他们找来他们之前的古人的大量词的文字作品类如《花间集》和《草堂诗馀》等等词集,按照古人具体的词作品中各调的平仄等实际情况来依葫芦画瓢填制新的词作品。后来,为了方便大家填词时有一个来自于古人词作实际的且可以共同依凭遵守的谱子,于是有词人便将同一词调的各个古人最早创作的所有文字作品一起拿来进行梳理分析归纳,从而注出这个词调共有几句,每句各有多少字,每句的句式是什么,每个字的平仄又是什么,哪句要押韵,押什么韵,哪里要对仗,什么形式的对仗等等等等,逐步有了后来的以至一直传到了我们今天的这种词谱。这种词谱,肇始于明代中期,最著名的有周瑛的《词学筌蹄》、张綖的《诗余图谱》和徐师曾的《词体明辨》三大词谱,而其中则以张綖的《诗余图谱》为最,就词学、声律学而言,《诗余图谱》乃可谓词学史词谱史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词谱。在这个基础上,到了后来的清代(1687年)才有了万树的《词律》。《词律》刊行28年后,清康熙皇帝组织的以王奕清为首的文臣班子所编制的词谱《钦定词谱》(1715年)问世。《钦定词谱》的体制更好,词谱的符号更科学,影响更大,之后乃至今天的三百多年间,文人们填制词作所使用的词谱大抵都是从《钦定词谱》而来,可谓权威词谱!

     《钦定词谱》乃清康熙年间由王奕清、杜诏、楼俨和吴襄等先贤编成。它是一部影响非常深广的词谱专著,它收编了中国词学史上时间最早词的词谱,是唐宋两代(元代少量)词的词谱集大成者。是后代词人词创作所遵行的主要权威词谱之一。当然,《钦定词谱》也不是没有一点错误,但它所存在的错误与它为世所公认的权威性相比较,则只能是蠡海之别,砾山之异。今天我们一些出版社出版的许多新编的常用词谱书,其中的词谱十有八九都取自于《钦定词谱》一书。《钦定词谱》共收唐宋元(元少量)词谱826调2306体(原词谱中漏了两体,实质上只有2304体。一是“宴清都”原目录云十体,其实只有九体。二是“折红梅”原目录云三体,其实只有二体)。因最后一卷为大曲,大曲因反复吟唱而一体多首词,因此,填完《钦定词谱》所有的词谱就必须创作2391首词。

     而我这本《钦定词谱今咏》词集里的每一首词作就全都是依照《钦定词谱》里的词谱创作填制出来的。创作时间起自2014年5月3日,截止于2017年7月15日,整整耗时三年两个月,每天填词不辍,最终填完《钦定词谱》一书中的每一个词谱,创作出词作品共计2391首。

     我认为,一个完整的词谱,应该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这个词调的黑白圈等组成的符号谱,二乃是这个词谱赖以产生的最早的那首古词词作品的例词。通过符号谱,我们可以知道这个词调的词的字数、句数、各字的平仄、读句韵的各自所在处、押何韵等等格律要求。通过古例词,我们可以知道各句的句型、什么地方要对仗以及对仗的形式、何处是以入代平、何处必用上去、此词的基调是什么等等格律和修辞要求。我们今天有些人填词,往往只凭符号谱就填作,而不知道古例词的要紧作用,这其实乃是今人填词的一大误区。

     我这本《钦定词谱今咏》书里的所有词作,在填制创作时则严守完整二字来依遵每一个词谱,并坚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

     凡词谱中可平可仄的字,我按词谱符号,凡应平却也可仄的则一律用平,凡应仄却也可用平的则一律用仄,严遵这个词谱最早的例词的平仄律,一丝也不马虎。

     押韵时,所押之韵,坚决做到,这个韵既合古词韵即平水韵,又合今天的普通话韵,半点也不偷懒。

     词谱凡规定押仄声韵的词,如果古例词使用的是仄声中的入声韵,那我则也一定必用入声韵,一毫也不闪忽。

     是凡以入代平的地方,一律仍然以入代平,决不含糊。

     是凡古例词对仗处,一律也都对仗。普通对便也普通对,鼎足对就也鼎足对,扇面对则也扇面对,绝不应付。

     因此,我是否可以这样说,如果读者一时寻取不到《钦定词谱》这套古词谱书,那么,拥有了我这本《钦定词谱今咏》词集的话,那也就等于拥有了一套《钦定词谱》了。

     作为诗词曲三者并立存在的词,说到底,它是一种文学。作为文学作品的词,它在创作时,除了要在形式上严格按照词谱填制外,在内容上它则绝不应该只是按词谱依葫芦画画瓢填填充就可以的。它必须贴近现实生活,调动浓烈情感,运用形象思维,捕捉灵动意象,锤炼精准字句,锻造诗意篇章。

     古人有云,“诗言志,词言情”。我的《钦定词谱今咏》一书中的词作则坚持努力以情着力,以景抒情,景情融合,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求诗味,讲诗意,涵诗趣,最终给人以情的感染和美的享受!而忌口号的排列,概念的堆砌,标签的张贴,数据的罗列!

     《钦定词谱今咏》一书中的2391首词,其内容含括报国、爱民、励志、致学、民主、民生、环境、友谊、爱情、情感、乡愁、山水、田园、风花雪月、草木虫鱼等等诸多方面。词作通过形象思维,勾勒意境,渲染诗情画意,歌唱真善美,基调健康积极向上。其情,既有大公,亦有小我;其景,既有高山,也有低丘;其人,既有英雄,亦有布衣;其物,既有珍宝,也有泥土;其响,既有巨瀑,亦有细流;其色,既有异美,也有素洁;其格调,既有婉约,又有豪放;其气概,既有古雅,更有今雄。

     说到诗言志与词言情,在古人那里,很有一些人是以词为“小道”者的。起先,“小道”之观念是缘于词最初的体性而言的,词最初时是以婉约为正宗,专事歌咏闺阁之幽儿女之情的,故客观地称道它为“小道”。但到后来,“小道”则成了某种对词这种形式抱以轻蔑之视的一种代名词了。而在我这里,我则认为,诗可以言志,但也可以言情,同样,词不仅可以言情,也一样可以言志!因此,在我这本《钦定词谱今咏》词集里,词既言情又言志,志中有情,情不失志。当然,全书言情之作的数量明显大于言志者,何故?此乃一是词的最初客观体性使然,另一原因就是,《钦定词谱》中作为每一个词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的最早的古例词,这些词大多为言情之作,吟咏儿女之情风花雪月者众,而每个词谱都有它自个的一己之基本格调,因此,为了遵循这些词谱的基调,我便只能是创作情感之词了!当然,我也不绝对固守古人的格调,为了尽多地抒发我的诸如英雄之志的情致,我便经常地打破它们的基调而放唱大志远向,高歌壮怀雄抱。总之,无情不成词,有情不菲志,情志一也,词则洪丽。

     说到婉约与豪放,同样是在古人那里,最早的词因以婉约为正宗,婉约乃为“当行”。如我国第一部词集《花间集》,它就是集婉约词为一统,基本不杂丝毫其它异味。因此,婉约乃是当时词人们所极力追捧勉力为之的独一词风。就是等到宋代苏东坡首开豪放新风,那时苏轼的词也是很不受时人之待见的,李清照就直接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除了讥笑他“不谙音律”外,更是就词的体性而毫不客气地指责他“以诗为词”“非当行”“要非本色”。直到南宋辛弃疾继起,一力荡开词界潮流,以自己的作品打开词坛新局面,才使词的豪放之风劲鼓词苑,豪放始与婉约二帜齐扬。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崇扬婉约者曾不屑豪放的粗鄙,而豪放在得到认可之后,景仰豪放者则也曾鄙视婉约的绮靡,其实在我看来,作为词的两种不同的风格,婉约与豪放二者之间乃是绝对没有什么可以水火不相容的!我作词,该婉约时就竭尽婉约之能事,应豪放时则拼尽豪放之勇力。当然,对于有人因苏轼辛弃疾开一代豪放之词风,于是便称他们二位为豪放派,在这一点上,我是绝不敢苟同的!这是因为,他们的词作,除了有雄劲的豪放词以外,同时也作有大量的婉约词,他们的婉约词之缠绵柔曼直就是非常人所能为!因此,如果却硬是把他们号为豪放派的“派”,那么他们作有的那么多儿女情长之婉约词则又作何解释呢?故而,我认为,我们只能如此称道苏辛,他们开一代豪放之词风,但他们并不是单向的豪放派,而是同时兼具豪放和婉约两种风格的一代杰出词人,他们不仅是豪放词之巨擘,而且同样也是婉约词之擅手!所以,我在作词时也都努力地向他们看齐,按实际作词的需要,需豪放时则泼胆壮歌,需婉约处便纵情柔吟。

     填词,离不开有时要引用典故。一说到用典,人们的印象就是学识的象征,深奥的表示。但,我记得古人如宋代的沈义父在他的词话《乐府指迷》中就曾称“用典”为“用事”,一个“事”字,就把用典的那种神秘感和沉重感给荡涤殆尽!这是否就是说,用典就是把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拉过来帮助今天所作之词的解情达意而已!所以,我认为,作词用典一定要用得恰到好处,要随性自然,与自己的词作天然融合浑然一体而不见半点痕迹,且不艰涩难懂,更不使人如堕五里雾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像旧时的补碗匠修补瓷碗那样,碗上的璺纹虽然弥合了,但碗上所打下的补丁却一个又一个地突兀在那里,不免总有碍正常使用和观瞻。如果是这样,那么我认为,与其这样用典还不如不用典为好!更有甚者,倘把用典玩成了对才学的炫耀,那么这就走火入魔误入了歧途,词的美感就荡然无存,反倒落得一股掉书袋的狐臊气酸涩味了!我不反对词中用典,但更提倡作词时多用自己的经不断打磨而熠熠闪光的语言,要有我所锻铸出来的语词就应该也是精典的意趣才好!

     词,除了多创作多写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广泛地多读古籍,从中汲取真滋养。我在词的创作中,就注意大量地阅读古代的一些有关词方面的诸如古词、词史、词论、词话、词谱、词韵等等一切书籍。这样,才能真正懂得什么叫词,什么是真正有情味的词,自己写作时才能如鱼得水挥洒自如。《钦定词谱》里有2304个词谱,更有2391首古词,我作词时,首先把这2391首古词每一首都认真研读过来,甚至对其中的530多首词还同时写出了阅读札记,这种札记计有21余万字。我的想法就是,如果对古词没有这样的深度解读,哪能创作出自己有咬嚼的词来呢!当然,我也绝不因为阅读古词而最终被古人的套路所囿,即走得进去,又跳得出来,借鉴古人,畅写自己!一句话,永远不迷失自己!

     因此说到底,作词之人,必须我吟我心,我呈我志,我诉我情!唯得心诚志纯情真,词,方能永驻岁月,永存芳馨!

     毫不闪烁其词地直言,继承和弘扬以中华诗词曲联为重要内容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这句话,对于我来说,这绝不是套话大话空话和口号,当然我也并不把它经常挂在嘴上到处嚷嚷,而是将之深埋在心底里,真心实意地去身体力行之!

     自年近半百,我就开始深恋起年轻时候偶一为之的诗词曲联的写作了。如果用一个不太确切的比喻将诗词曲联的写作譬之为一个泥潭的话,那么我自一跌入这个泥潭之后,就被深深地陷入了进去,乃至于再也不能自拔!我曾出版过一本长篇小说,那时写长篇和中篇的势头正劲,紧接着我的第二个长篇小说的开头部分就写成了,但一当我“遭遇诗词曲联”,我这个开了头的长篇小说从此就搁浅了!同样,我的一个长篇系列童话的续集已写有两万多字也中止了,我那时突然就迷恋上了诗词曲联的疯狂创作,基本上每日至少有一首律诗和一阕词作喷涌出来!我的律诗远远多于词作,但,我的律诗至今没有出书,而词作却于去年从大量的旧作中择取了1056首而先出了一本词集《江南词草》!

     由于整天都沉浸在诗词曲联的写作中,对古代诗词曲联的知识的求知欲也随之而激涨,这期间便在写作的同时阅读了大量的古诗词曲联作品,阅读了大量的古诗话古词话古曲话古联话等著作,于是肩头上就觉得有了一份责任,这就是,如此辉煌灿烂,如此渊博浩瀚的古诗词曲联文化,我们这一代人该如何地将之好好地传承下去!努力写作,刻苦创作,用自己的一支笔好好耕耘播种沃育诗词曲联,这,应该是我们这一代文化人的神圣使命!

     于是,当我经常捧起《钦定词谱》这部权威词谱书阅览的时候,我的心灵深处就会常常突然察觉,冥冥之间,好像三百多年前就有人曾和我有过一个重大的约定!这就是《钦定词谱》的编纂者王奕清、杜诏、楼俨和吴襄等前贤,好像他们就曾经嘱咐过我,三百年之后,你必须将这部词谱书的所有词谱都一一填将过来!没有理由,只因为它们是我们这个古老国家的文化国宝!于是,我暗暗地将此确定为了我个人写作的一个巨大而重要的创作工程!

     2014年的5月3日,我这个工程就无声无息地动工了!动工没几天,我就将我的这个创作想法告诉了我的几个最要好的诗友和朋友!为什么要告诉他们?我当时是这样对他们说的,不为别的,只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古训,我要切断我的后路,即这件事既说出来了,那我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我只能去完成它,否则我就将是会被贻笑大方的一个食言自肥的小人!从此,我每日填词不辍!除了每日三餐饭和必睡的觉,其余时间我基本上都用在词作的填制写作上!磨夜,那是家常便饭!至于好多旅游、开会以及朋友之间的一些活动等等,凡是能够推掉的我一概全都推掉了!原来每晚基本要看的电视也统统戒除了!三年多时间里,除了我的词则还是我的词,其他什么也不在乎!

     2016年整整有半年多时间乃是我身体最差的一段时间,胃肠出现严重异动现象,常常疼痛起来令人难以忍受,药吃了许多也不见好转,闹得我六神不安!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一天停止过我的词的写作!相反,我忍住病痛,加快写作进程,心想,万一我真的是患上了那种人所皆知人所皆惧的恶病的话,那我也要力争完成了我的这一写作工程之后再去任随命运的裁决!后来实在被逼不过去了,这才去医院做了血验、胃镜和肠镜等,报告显示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此病当即便不药而愈!我这才知道,我的这个痛苦不堪的毛病原来都是因为长时间写作动脑、长时间久坐不动、再加因病痛的焦虑等原因引起的胃肠功能的紊乱和血脉不和所造成的!

     每日写作的艰辛自不必多言了,一句话,痛苦并快乐着!所要特别一说的只是,在整个写作过程中,最艰难最熬心最伤神最费力的则是,词谱最后一卷中的一体大曲的创作,即“调笑令八首”一体的写作!按照词谱,这一体中的八首词其每首词的前面还都各有一首八句七言诗,而这八首词八首诗按谱中要求则都必须是集句,要集古人的词句和诗句来完成这些词和诗!难度最大的就是这些词的词谱都规定了每句的不等字数、平仄和韵脚,我必须按这些要求去古人的词作中寻找到与这些字数、平仄及韵脚一模一样的词句才能组合成一首新的词作,而这首新的词作必须最终要有一个完整的意境和诗意!这真是难上加难啊!2017年夏日那么热的天,我却没有却步!我从书橱里搬出了上世纪70年代末给我们上过词学课的词学大家唐圭璋老先生生前所编纂的《全宋词》这部五卷本的书来,从第一首宋词开始翻读寻找,简直是挥汗如雨两眼不眨地一首一首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地赤脚觅找过去,把整个一部《全宋词》全都翻读过来了,整整花了七八天的时间,这才把这八首集句词彻底完成!

     这期间,曾有诗社的朋友们问起过我,你每天填词,你哪来那么多的创作灵感和写作题材的呢?我的回答是:一、现实生活中所接触的万人万事万物随时所激起的创作灵感,马上录之于笔下,随时捕捉随时锤炼加工。二、我已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几十年了,生活历练生活积累还是比较深厚丰富的,我从这里得以不断地挖掘创作题材。三、坚持在古代诗词曲矿藏中钻探,从中获得心灵的感应,爆发永不枯竭的创作冲动。

     从2014年5月3日开始到2017年7月15日为止,整整耗时三年两个月,天天填词不辍,我自定的《钦定词谱》填词工程终于全部告竣!按《钦定词谱》共填成826调2306体(实为2304体)2391首词作!煞笔之时,我真想抱着厚厚的《钦定词谱》和《全宋词》这两部书大哭一场啊!当然,泪水则早已噙满在了我的双眼之中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的词集《钦定词谱今咏》一书正式出版了!感慨之余,这不禁让我又想起了我在完成了《钦定词谱》一书中所有词谱的创作工程之后,有些诗友闻知了这件事情而在真诚祝贺我时的那些场景,有的诗友直就惊叹道:此乃古来第一人!闻此,我一是非常感动,二却自是不敢轻易承受这样的高夸!因为,虽然在我的阅读目力所及范围之内,我也跟他们一样确实从未见过有类似于我这样创作完《钦定词谱》里所有词谱的正式书籍出现,但在我阅读目力所及的范围之外呢,中国很大,我则不敢保证真的没有第二人!即使我所做此事真的是古来第一人,那我也不可以就此而狂傲!因为,为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只有默默如牛继续埋头躬耕,这才是我终身宏愿和毕生努力之所在!写诗填词制曲,必须有狂情,而做人做学问则还是必须多多看淡并时时淡定才好!

     故而,在此文打住之前,我还是要真诚且郑重地说一声,我这本书中一定还会因各方面的原因而存在一些错误,专此敬请能够读到我这本书的方家给以批评指正,我在这里先表示感谢了!

     最后,诚愿我的词张开孔武有力的翅膀,从这里,再飞向那遥远响晴的璀璨与辉煌!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