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常州文史 >

六龙瑞色之齐梁朝传奇9:小蛇雕大龙

时间:2020-09-05 14:50来源:未知 作者:张戬炜
梁武帝萧衍信佛,信到无法自拔,班也不上了,一头钻进庙里,当和尚去了。大臣们花了无数银子,把他赎出来。他说,你们不让我当和尚,那好,我就把佛教立为国教

     梁武帝萧衍信佛,信到无法自拔,班也不上了,一头钻进庙里,当和尚去了。大臣们花了无数银子,把他赎出来。他说,你们不让我当和尚,那好,我就把佛教立为国教,从当官的到普通百姓,都信了佛,我就不出家了。

     皇帝说了,大家只好依他。当官的好办,统统识文断字,回家找几本《金刚经》《华严经》《大悲咒》读一下,上朝时阿弥陀佛地说几句,就算信佛教了。老百姓不行,他们弄不懂高深的佛理,不愿意花功夫去读佛经。怎么办?皇帝要做,事情就好办,组织宣讲团,派和尚到祖国大地上去讲经说法,开佛教之花、结菩提之果。

     某天,兰陵郡南东莞莒县里,慢!大名鼎鼎的东莞,不是在广东吗?不是。距今约1500年前,东莞在山东。晋朝人打仗失败逃到江南,东莞市长带着莒县县长逃到武进胥城,将胥城改名东莞、莒县。山东在北,武进在南,史称“南东莞莒县”。听说市长、县长都到了武进,东莞人都跟来了。人一多,市长管不了了,让他们往南逃,一路逃到广东。住下来,跟着市长学,立马把地名改为东莞。很多年以后,山东东莞就算灭了,武进东莞也被隋文帝废了,剩下广东东莞,算为山东留了个念想。

     某天,南东莞莒县负责人赵五敲着大锣,说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们都听好,明天有大和尚叫僧祐,奉皇帝之命,到胥城禅寺来,讲经说法。这个僧祐,是梁朝国师、第一大和尚,到莒县传经送宝,机会难得,大家都要去听。正说着,一个小孩问,我可以去听吗?

     赵五一看,谁啊?这不是村西旮旯里那个刘家的孩子嘛。这孩子从小没爹,靠老娘半缝补半讨饭拉扯大。生肖属蛇,不大会讲话,开口一语,往往冲撞人。村里人说这孩子属相不好,土蛇命,不讨人喜欢,村上孩子也不跟他玩。如是,这孩子更加孤独,不会与人交往。高僧说法,奉旨弘佛,不是开玩笑的事。赵五嘴一撇说,你听什么佛法,省省吧,哪凉快哪呆着去。

     第二天,武进南东莞莒县胥城禅寺,赵五站在大雄宝殿前,对着满满当当一院子的乡亲,说了几句开场话,然后隆重请出僧祐大师。武进是梁皇龙兴之地,第一高僧至此,捧一片传佛之心,万众虔诚,跪地仰望。但见僧祐大师身披猩红鎏金袈裟,手持梁皇亲赐锡杖。袈裟迎风,如神仙莅世,锡杖映日,自有万道金光。在全体诵佛之声中,步履沉稳,佛相俨然,登上宝座,开坛传经。

     正讲到天飘祥云、地生莲花之时,跪地听法的人中,突然站出一个小孩子,对僧祐大声说,佛法贵无,色空两通。请教大师,大雄宝殿中的菩萨,是有还是无?此语一出,大家知道今天出大事了,这个刘家的土灰蛇,居然问了这么一个刁钻古怪的问题。如果说有,那么佛教讲的无,是什么东西?如果说无,偌大一个菩萨竖在大殿里,怎么办?现场血压最高的,当属赵五。作为南东莞莒县负责人,得罪了梁朝国师,是要吃官司的!

     正当赵五要冲上去时,僧祐微微一笑,说汝如真放佛于心,那个泥菩萨何论有无啊?大家一听,乖乖咙的咚,大师真是大师啊,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把这条土灰蛇治住了。哗哗哗,全场鼓掌,赵五总算缓过一口气,血压基本恢复正常。只是心中恨恨地想,等大师走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僧祐大师说,刚才你问了我一句,现在我问你一句。《华严经》论世界有六相,六相是什么?答曰,总相、别相、同相、异相、成相、坏相。天下万事万物,均具此六相。僧佑大师又问,那“空”是什么相?刘家孩子一时愣住,没法答语。僧佑大师慈祥地说,你如回答不上,可反问于我。孩子喜出望外,朗朗问道,请教大师,空是什么相?僧佑伸手向天一指说,就是空相。话语一出,只见刘家孩子立即匍匐在地,给僧祐大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向庙外走去。

     在场的人都没有听懂,赵五也不懂,唯有大师与那个土灰蛇孩子懂了。只听大师说,孩子你留步,贫僧问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今年几岁、跟何人学佛?孩子回话说,我是武进人,现在地名叫南东莞莒县,名叫刘勰,属蛇的,今年一十三岁。父亲早逝,母亲教我认字,自己读的佛经。前不久母亲过世,现在独自生活。自觉生涯无趣,今日得大师指点,如漆桶底脱,顿见光明。

     僧祐沉吟片刻说,无父无母,当是世无依傍。应读经世之书,学营生之术,为何苦读佛经?刘勰回曰,人生如苦海,无明长夜如漆桶盖头。佛经启大智慧,慈航普渡,般若波罗。唯如此,方可超脱生死,究竟涅槃。僧祐听罢,招招手,请刘勰来到身边,细细端详。弄得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尤其是赵五,眼睛都直直地,不知今天南东莞莒县地面上出了什么鬼,此事如何收场。

     上上下下端详了一番后,僧祐突然将手中锡杖往地上一顿,猛喝道,何谓有使命之人!锡杖“哐”地一声,本已让全场悚然,再听到大师猛喝,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但听刘勰不慌不忙答曰,天降大任,必苦其心志。僧祐又问,何谓使命?刘勰说,我曾经梦见自己,手持红色的礼器,跟在一个伟人身后,到南方去传播智慧。僧祐笑笑说,我知道你有此梦,梦中伟人,不是佛祖,应该是孔子。刘勰大惊,我的梦境,大师如何知道?僧祐说,你的使命,由佛教入,从儒教出,当立中国艺文之宗。

     刘勰伏地,不敢言语。僧祐把他扶起说,蛇龙之变,不过一念。贫僧所创之定林寺,藏书之富,国中无类。若不弃,我愿收你为徒,入寺读书,不知愿意否?刘勰再次伏地,顿首叩谢。然后,在南东莞莒县负责人赵五无比复杂的眼神注视下,告别乡亲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跟随僧祐,飘然而去。

     定林寺苦读十年后,刘勰的才华为世人所推崇,昭明太子萧统把他调入梁朝宫中,专门从事文化工作。然后,如僧祐所言,刘勰完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伟大的文学理论著作《文心雕龙》。这部著作有多伟大呢?这么说吧,西方美学是从亚里斯多德《诗学》开始的,东方美学,则是从刘勰开始的。这个评价是鲁迅的。他老人家说,东则有《文心》,西则有《诗学》,解析神质,包举洪纤,开源发流,为世楷式。

     《文心雕龙》轰动梁朝时,赵五还是南东莞莒县负责人。消息传来,他弄了点小酒,一边喝,一边对老婆说,没想到啊没想到,那条小蛇,还雕了条大龙出来…… 文/张戬炜

史料记载:

     《南史·列传第六十二·刘勰传》:

     刘勰,字彦和,东莞莒人也。勰早孤,笃志好学。家贫不婚娶,依沙门僧佑居,遂博通经论……勰撰文心雕龙五十篇,论古今文体。其序略云,予齿在逾立,尝夜梦执丹漆之礼器,随仲尼而南行。

     《九域志》:

     东晋侨置南东莞郡于晋陵南境,侨置莒县为治。

     《咸淳毗陵志》:

     晋陵境内尚有南兰陵、南东莞等侨郡,及莒、东莞、姑幕等县。

     《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五》:

     姑幕城:(常州)府西南六十里。东晋侨置南东莞郡于晋陵南境,侨置莒县为治。

     王元化《思辨随笔·第一二九·刘岱墓志》:

     南徐州东莞郡莒县都乡长贵里刘岱,字子乔(注:刘岱,为刘勰堂叔)。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