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常州文史 >

郑鄤评点《宋三大臣汇志》几个问题的讨论

时间:2019-08-08 13:31来源:未知 作者:郑燮贤
《峚阳草堂文集》卷四有三篇序,《韩忠献公传序》《李忠定公集序》和《文信国公集序》,是郑鄤分别为宋代名臣韩琦、李纲、文天祥的传或别集所写。

     《峚阳草堂文集》卷四有三篇序,《韩忠献公传序》《李忠定公集序》和《文信国公集序》,是郑鄤分别为宋代名臣韩琦、李纲、文天祥的传或别集所写。

     为了研讨这三篇文章的写作背景和意义,除了阅读,便是搜寻相关的传记和别集。经过不算短的时间,也因机缘的出现,现在所了解到的,明崇祯年间刊印的三大臣的书,现今有收藏的图书馆和各自的藏本,可以归纳出如下内容。

      一、国家图书馆:

     题名:宋丞相文山先生别集[善本] 六卷(宋)文天祥撰(明)郑鄤评点

     出版项:明崇祯[1628-1642]

     载体形态:4册

 

     二、首都图书馆:

     题名:宋忠献韩魏王君臣相遇传十卷,别录一卷,遗事一卷/(明)郑鄤评点

     出版发行:明崇祯[1628-1642]

     载体形态:4册

     衿“清秘”朱文印

 

     三、南京图书馆

     藏本1

     题名:宋三大臣汇志/二十一卷

     载体形态:十册

     个人著者:郑鄤

     藏本2

     题名:宋忠献韩魏王君臣相遇家传/十卷/别录三卷/遗事一卷

     载体形态:三册

     个人著者:王岩叟强至郑鄤

 

     四、天津图书馆

     藏本1

     题名:宋丞相李忠定公别集:三卷[(宋)李纲撰];明郑鄤评点

     出版发行:[出版地不详],明崇祯一年(1628)

     载体形态:1册(一函)蓝布六合套完好

     个人著者:李纲  郑鄤

 

     藏本2

     题名:宋丞相文山先生别集[善本] 六卷(宋)文天祥撰(明)郑鄤评点

     出版项:明崇祯(1628-1642)

     载体形态:2册(1函)

     个人著者:文天祥  郑鄤

 

     五、台湾的某个图书馆

     题名:宋三大臣汇志

     附注:

     宋丞相韩忠献公家传十二卷/(宋)不著撰人

     宋丞相李忠定公别集三卷/(宋)李纲撰

     宋丞相文山先生别集六卷/(宋)文天祥撰

     作者姓名:(明)郑鄤编

     版本:崇祯元年(1628)毗陵郑氏刊本

     序跋:序[崇祯戊辰郑鄤序]

     数量:16册

     收藏印记:[弢斋藏书记]朱文长方印……[张]朱文方印

     插图:

 

     六、日本的某个图书馆

     题名:文山别集卷三之六

     藏书印章:书页上的藏书印章,“日本正庭图书”和“浅草文库”,当然是日本印章,但另一方形朱文印章“林氏藏书”,本人疑为中国人的印章。

     这是pdf文档,无图书馆编目。由江苏理工学院蓝士英副教授发给我,特在此致谢。有了这个文档,十分便于阅读文天祥的诗歌《指南录》。

     上面罗列了从图书馆网站所查到的资料,目的是便于对以下几个考虑已久的问题进行讨论。现提出个人的某些看法,以就教于方家。

     一、《宋三大臣汇志》与单独的别集本并存

    《宋三大臣汇志》本身由三个独立的内容组成,郑鄤刊印的是全本《汇志》,而现今图书馆收藏的既有全本,亦有单独的别集。单独的别集是因为流传过程中散落而成,还是崇祯年间刊印过单独的别集?《文信国公集序》最后的一句话可以用来解释,郑鄤写道:“友人欲得《纪年》《指南》诸录别刻之,为附论崖略如此。”由此可见,崇祯年间除了刊印《汇志》,亦刻印了单独的别集。

     二、郑鄤刊印《汇志》的时间

     上述6个图书馆,仅南京图书馆和台湾的某个图书馆收藏全本的《宋三大臣汇志》。南京图书馆的编目,未有注出刊印时间。而台湾的图书馆明确写1628年,可能是根据郑鄤的三篇序文篇末标注时间均写崇祯戊辰上元日。

     三、郑鄤的序文是谁的墨迹

     台湾的图书馆,郑鄤的序文是大号的字体,像是书写的墨迹。是否会是郑鄤自己所写?根据已经发现的郑鄤墨迹有三种,进行对比发觉不像。

     如果把该网页放大,则在左侧可以看到“古吴金麟书”五字。常州即毗陵为古代吴地,郑鄤就被人称为“三吴名士”。所以“古吴”可解释为古代吴地,当指地域。金麟,应为人名。当然这只能算是我的假设,求证却比较困难。

     四、“弢斋藏书记”是谁的印章

     曾任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本是文人,他的号弢斋,当然藏书也是他的一个爱好。至于徐世昌是否用过“弢斋藏书记”印章,笔者尚未能够确认,只能说是获得一点线索。

     还有其他的藏书章,如首都图书馆的藏书上有“清秘”朱文印章,笔者暂也无法判定其含义。

     可是事有凑巧,偶然在网上发现资料,说陈仁锡评点刊印的《资治通鉴》本,就是金麟摹写上板,陈天祯操刀刊刻。虽然不懂古代的印刷术,但是可以猜想,金麟是书写的人。他有时用“长洲金麟书”,有时用“吴门金麟书”,可见他是明末苏州人。当然网上看到的只能作为线索,需要有进一步的资料核实。但是能够有这个发现,亦是非常欣喜的了。

 

     五、关于《宋三大臣汇志》的册数

     《汇志》的卷数共二十一卷,这是无疑义的。但所标册数,台湾的图书馆为16册,而南京图书馆为十册。南京近在咫尺,这个倒是可以去实地了解一下,或许会有新的收获。

     因事情尚未进行完毕,所以本文的标题写作“几个问题的讨论”。

     搜寻资料并进行研究讨论是有趣的。

     虽然未能有完整的研究结果,但搜寻资料并进行研究讨论亦甚感有趣。故书之于博客。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