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民俗文化 >

斗 草

时间:2021-04-04 15:13来源:常州日报 作者:包静鹃
随着游戏种类的增多,随着人与自然越来越远,斗草已式微并慢慢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在教室批改作业,内容是就“童年游戏”写一段话,一女生写的游戏如下:

     乡下的孩子们有一种有趣的游戏,叫作“斗草”。这大抵是一种很老的游戏,是外婆教我的。以前家家户户养猪养牛的时候,乡下的孩子们是要割猪草的,这时候就可以玩“斗草”了。这是一种“不劳而获”的游戏:孩子们通常把草堆成一堆,拣出几根细长的草,找几块泥潭,分别把手中的草丢进去,成功在泥潭里立住的,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拿走对方的草;如果运气不好,回家晚不说,还免不了家长的询问,一下午只割了这么点草,肯定去玩了。

    乍见“斗草”二字,脑子里想到的是《红楼梦》里的情节和几句古诗词。无暇细想,我又问了女生几句,原来她外婆家在安徽,看来这是安徽民间的一种游戏。我询问同龄人小时候有没有玩过“斗草”。结果发现我们常州的“斗草”游戏规则和安徽的完全不同:参加游戏的小伙伴将自己所割的草全堆在一处,轮流用镰刀投掷,投中即为赢,投中的草也归胜利者。往往有的小伙伴只带少量的草回家,其实是游戏结束后补割的;甚至有的还会空手而归,家中羊儿饿得“咩咩”叫,自然免不了被家长责骂。

     这些貌似和古人玩得很不一样啊!《红楼梦》中的“斗草”简直就是对对子——

     宝玉生日那天,香菱和几个丫头各采了些花草,斗草取乐。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一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一个又说:“我有君子竹。”这一个又说:“我有美人蕉。”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这个又说:“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那个又说:“我有《琵琶记》里的枇杷果。”豆官便说:“我有姐妹花。”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

     因为兴致颇高,我又问了“度娘”。原来“斗草”是古代流行于妇女和儿童之间的一种游戏,最早的记载可追溯到南北朝时期,属于端午习俗。到了宋代,已不局限于在端午节进行,在春社和清明时节也有斗草活动。“社下烧钱鼓似雷,日斜扶得醉翁归。青枝满地花狼藉,知是儿孙斗草来”,这是南宋诗人范成大《春日杂兴》中描述的儿童斗草情形,可见当时斗草之风的盛行。

     “斗草”还分“文斗”和“武斗”。所谓“文斗”,就是对花草名,女孩们采来百草,以对仗的形式互报草名,谁采的草种多,对仗的水平高,坚持到最后,谁便赢,因此玩这种游戏没点植物知识和文学修养是不行的。《红楼梦》中写到的“斗草”,就是“文斗”了。比赛双方各自采摘具有一定韧性的草,相互交叉成“十”字状并各自用劲拉扯,以不断者为胜,这种以人的拉力和草受拉力的强弱来决定输赢的斗草称为“武斗”。朋友告诉我,车前草因其拥有很多又细又长的花茎,所以比较适合这个游戏。想起小时候小伙伴用草扯一起拉来拉去,说是“打官司”,应该就是所谓的“武斗”了吧?

     随着游戏种类的增多,随着人与自然越来越远,斗草已式微并慢慢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如今,我们只能在晏殊的词中想象着在“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的美好时节里,猜一猜采桑径里的两个笑语盈盈的女生,玩的是“文斗”还是“武斗”?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中吴大道1318号富邦广场一楼3008室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