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民俗文化 >

断 磨 佬

时间:2020-03-01 13:48来源:未知 作者:涂俊明
年幼时,每年的秋后,父亲总会在母亲的催促下,请来凿磨盘的师傅。那时候的乡民们称这种专门凿磨盘的师傅叫做“断磨佬”。

     年幼时,每年的秋后,父亲总会在母亲的催促下,请来凿磨盘的师傅。那时候的乡民们称这种专门凿磨盘的师傅叫做“断磨佬”。

     上门来“断磨”的都是四五十岁以上年纪,有着一手硬梆梆的“断磨”本事。记得他们的手,硬硬的;巴掌,大大的;十指粗粗,劲道强大;手背与手臂上青筋暴突。爱玩撒欢的我们娃儿几个轮番着,也很难扳倒他强壮有力的一柱大拇指。

     “断磨佬”使唤着型号不一的钢錾子,一把拳头大小的“馒头型”铁锤对着铁錾“铛、铛、铛”地敲打,那冒着白白石粉的錾子头,在磨缝条沟里一丝一丝“耕耘”,时不时地吐冒出一串串金亮亮的火花来。他的粗壮手掌移动之后,留下一道道深浅如一的石沟,就是那流淌滑行粮食粉末的磨路。

     我们通常看到的多半是石匠给石磨“修道”。老态龙钟的磨盘,上下两爿年复一年经久旋转磨合,磨棱牙齿磨损了,磨沟浅了,磨面的阻力大,推拉费劲,出粉率低下。所以,每当石磨的磨棱牙齿消磨得差不多了,主妇们就会嚷嚷着当家的,快叫石匠来“断磨”“洗磨”。这石匠到家,磨塘、磨心、磨棱、磨沟如此这般地开凿“洗刷”一遍,新磨牙里好牵磨,石磨便会在一群孩儿们奋力推拉中“上爿好似龙吞水,下爿就像雪浪飞”,此时此刻,人们都会赞许起“断磨”的石匠师傅来。

     好奇有加的我们,总是围拢在石匠旁边,看着他不厌其烦地“铛、铛、铛”开凿着磨道,听他不紧不慢地说着石磨的事儿,“这磨道大有讲究哎,磨心向外走的这些纹路,就是一组规规矩矩的扇子图嗨。主纹路、支纹路,路路相通,出口在磨圆边线。纹路受阻不通、纹路深浅不一,就会堵塞,拉磨就费力气,产量也不高,真正的吃力不讨好哦!”老石匠津津乐道,小孩家家的似懂非懂,就像听着天书一般。果不其然,在老石匠的凿刻下,两幅清晰生硬的扇形图,规规矩矩地刻画在上下两爿磨盘上!

     时过境迁,石磨早早从居家生活中淡出,“断磨佬”也悄然归隐,唯有那“铛、铛、铛”的铁锤与錾子组合,一丝一毫地“蚕食”石磨的碰击声,时隐时现般地回荡耳际。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