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往事如烟 >

母亲的鱼骨仙鹤

时间:2018-10-20 15:31来源:未知 作者:殷志扬
母亲爱吃鱼,全家人都知道;可母亲用吃剩下来的鱼骨做仙鹤,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哩。

     母亲爱吃鱼,全家人都知道;可母亲用吃剩下来的鱼骨做仙鹤,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哩。

     不是所有的鱼骨都能利用,只有鲞鱼才是母亲特意选中的。所说的鲞鱼,其实是一种名叫鳓的鱼,《辞海》(1989年版)载它在“北方称鲙鱼、白鳞鱼,南方称曹白鱼、鲞鱼”,鱼骨硬,体侧扁,通体银白色,在海里主食鱼类和无脊椎软体动物,不尽相同于一般鱼类。春夏时分,菜市场鲞鱼最多的季节,母亲上街买来的鲞鱼,大而新鲜,端上桌来要大家将吃剩的鱼骨务必吐在一只小碗里,不许碰坏半点,一件都不能缺少。饭后,母亲用镊子挑出需用的骨头,一一清水漂洗干净,又找来针线板上各色丝线,这才坐下来聚精会神操作。先将长喙和细长颈脖扎一起,再找出翅膀、尾羽和腿脚,分别缠上黑丝线,眼珠两粒芝麻,鹤顶一颗赤豆,然后加上一枚大红枣儿,一缕五色流苏,于是乎,一羽展翅仙鹤便从母亲那双有灵性的手里飞出来了。洁白修长,玲珑生动,孩子大人都看入迷了,不由得欢呼:“唔娘的手是神仙给的!”可母亲却说了句我们从未听过的:“天上有什么鸟,地上就会有什么样的鱼嘛。”

     母亲不识字,没读过书,这话有无科学根据不知道。这就像她常说的“让太阳晒黑了慢慢会变白,叫月光照黑那就再不会变白了”,让你细细品味之余,似有一点别样的道理。

     母亲在娘家排行老九,“小九妹”,一头黢黑美发,带着天然的波浪卷曲,绾成鸟光油亮的丫髻,襟上簪两朵白兰,不等走到人前,一缕幽香便迤逦而来。母亲爱花草成癖,嫁后每年都在庭院里莳两缸荷花,墙角的香水月季,花坛上腊梅、天竹、龙爪花,都是她的心肝宝贝,连后园那棵橙树结的果实太苦,也不许人砍掉,说苦橙树果汁和蜜好用来嫩肤养颜呢。

     最难得的是母亲有双巧手,嫁给父亲作续弦,全无半点屈就之意,烧茶煮饭,腌菜腊肉,炙青豆,蒸糕团,样样都来得。当年我二姐出嫁北平的前夕,跟母亲同睡一张床,就为了听母亲讲说种种厨事和家政,唧唧哝哝,让我陪着听了大半夜。

     我是母亲的小儿子,生我那年母亲45岁,前面已经有了两兄一姐,于是我便成了老来子,“末浪头”,北方人称“幺儿”,南京话“老巴子”。理所当然,我受母亲的恩宠比哥姐要多一点,陪我掷骰子,玩牌九接龙,用螃蟹大鳌拼作一对蝴蝶,手头实在没有玩物时,一张张彩纸能折叠出龙船、僧帽、板凳、兔子,哪件不洋溢着童年的情趣和想象?

     难怪人说母亲的手是神仙给的,我的外婆家就在神仙观弄,如今却成了历史记忆中的地名。在外地漂泊多年后,一旦归来我也曾去寻访过,那里周边风景全非,再也见不到走出过我母亲来的那个熟悉门户。其实,神仙观弄并无什么神仙,后来却知道弄口有座名满天下、清代薄命诗人黄仲则的故居,只是当我和别人一起前往瞻仰时,两当轩几椽破屋一地瓦砾,诉说着诗人生前死后的清贫与寂寞……

     还是回到鱼骨仙鹤吧。年复一年,青云坊老宅卧房窗口,总有一羽鱼骨仙鹤悬挂着,微风过处,它将随风而去,做完了家事的母亲,常常望着它一声不出。她在想什么呢?上海大哥一家?远嫁北平的二姐?还是她自己的劬劳人生?也许,她正在向老天祈福吧,愿她的儿女如仙鹤般行止高洁、展翅凌空。真遗憾,我们兄弟资质平常,不成气候,一个个辗转红尘的凡夫庸人而已。倒是母亲从不计较这些,于1971年深秋驾鹤西去前还高高兴兴说她一生最大的福气:总算三个儿子的饭都吃到了。

     母亲去世将近半个世纪,鱼骨仙鹤早就成为绝响。值此中篇小说集《小城乱世情》增订重版之际,其间《故乡人物·蔡婆婆》,乃是我写于33年前的旧作,蔡婆婆其人身上有我母亲的影子,于是今朝再次展读该篇时,便禁不住勾起许多念想,竟然这般汹涌澎湃,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无垠碧蓝晴空里,几朵如絮白云悠悠,一行来自母亲手中的鱼骨仙鹤,朱顶白羽黑翅,飘曳着五色流苏,正向一轮红日飞去,缓缓地缓缓地……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