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往事如烟 >

梦里故乡

时间:2016-02-16 09:16来源:未知 作者:程中伟
曾经梦里故乡千百回,可是,当站在老家小院大门前时,内心着着实实一沉。

      曾经梦里故乡千百回,可是,当站在老家小院大门前时,内心着着实实一沉。

  我发觉对母亲各种思念的饱满的种子,其实在小时候就已经深深地埋进那方故土了。一年四季,没人惊扰,任意地长着,以至于院内院外长成荒芜的各种草木,还有它们缠绕的围墙、门楼、葡萄藤、柿子树、枣树,连同压杆井……它们长得比大门宽,比房子高,比院子深,像一个人的血管青筋一样,暴露着茎秆,布满小院。

  我家小院围墙、门楼、房门都是父亲用老房子的旧红砖、旧蓝砖、旧木门自己堆建而成的。门楼的房子显得歪歪斜斜,木门褐色的油漆斑斑驳驳,翘起一层层的皮,还有一很宽的缝,下边合页处,豁豁牙牙,全都布满了草藤。总感觉要不是草藤的攀爬捆绑,或许微风一吹那门就倒了。那围墙不高,我踮脚探身向院子里望去。有一棕色小狗在猪舍作窝,毛发还算整洁明亮,眼睛黑溜溜的,精神也好,只是见我不摇尾巴,也不狂吠。我们之间,不知谁惊了谁,它吓得从窝里跑出,惊恐地从门楼的门缝里“呼啦”一声钻了出去。这种感觉难以名状,似曾相识,却又从未见过,有条线不可逾越。

  即便如此,我也没去触碰那把锈迹斑驳、摇摇欲坠的门锁。或者就此永远地将它锁在那里,不去惊动一草一木,像做标本一样,一直将这里的星星点点都典藏在温暖淳朴的故乡。堂屋、厨房、鸭舍、猪舍的轮廓都还在,一直都在那,不褪色、不消音。当然,还包括院里母亲的音容笑貌,我童年的无知与天真。

  我还没想好怎样面对这一切,故乡全变了。县镇通上了高速路,街巷也通上了水泥路,路边种上了长绿树,农民建起了楼房,农村变得整洁漂亮了。农民是不是认为只要这样做、只要住上楼房,鞋子就粘不上泥土了……

  这时,村中大娘蹒跚着脚步,带着蹒跚学步的孙子、孙女,向我走来,宛若母亲婆娑的身影。看见我笑得像菊花,牙齿也没剩几颗,热情地打着招呼,叫孙子孙女叫这叫那。我俨然是故乡的一个客人,真是“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啊。唉,不知为何,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这种场景,反复出现过多次,却很少见同龄人的身影。难道,农村真的就只剩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了么……

  他们顺着巷子走远了,哦,原来这只是一种错觉,她不是我的母亲,但也深深地感觉到家乡人们火炉般的温暖。原来,母亲一直活在我心里,驻在我梦里。

  望着小院发呆,想起了刚才消失的小狗,轻轻地问下:

  母亲,那小狗是您收养的么?它的迅速消失,让我像院里没有打掉的灰溜溜的柿子、石榴、葡萄,没有叶子遮掩,干瘪地挂在枝杈上,寒风一吹,在那里摇晃着。好在,树叉上有几个偌大的鸟窝。

  母亲,我早知道您不在院里。只是站院前院后一会儿,就能感觉您还在,厨房也能升起炊烟,与邻家一样。

  母亲,快7年了,您不在院里,去哪了?儿,找不到您。

  母亲,这院子还需您打扫整理呢。既然您不在家,我也只好离去。

  不知不觉,夜里飘起了大雪,盖住了故乡的路。凌晨,万籁俱寂,能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一束车灯离家乡越来越远,在雪地里不断前行,像穿梭在时光的隧道里,总寻不到一个同道的人。

  院前院后,故乡内外,这一切恍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梦,像飘过千里万里的云,“呼呼啦啦”全掉进深山,汇集成江河,流进大海,最终化成带着美丽皱纹的一个个贝壳。海浪将它们冲向沙滩,被一个欢天喜地的小女孩兴奋地捡起,豁着牙笑着,奔跑着,开心地送给我,嘱咐道:放好,别碎掉了。

  母亲,那是您孙女!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中吴大道1318号富邦广场一楼3008室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