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往事如烟 >

母亲为我“叫魂”

时间:2015-08-30 10:19来源:未知 作者:张一农
我虚龄8岁(1938年)那年,受了日本鬼子的惊吓,几天神态失常,急得家里人手足无措,后来还是靠母亲为我“叫魂”后才好起来的。

      我虚龄8岁(1938年)那年,受了日本鬼子的惊吓,几天神态失常,急得家里人手足无措,后来还是靠母亲为我“叫魂”后才好起来的。

  常州沦陷后,日军在北郊大圩村和上村之间铁路边上的大湾浜畔筑起了碉堡,有三个日军驻守,他们隔三岔五到村上来抓鸡打狗,采瓜割菜,骚扰无辜百姓。时值初夏,人们都不敢在外乘凉,早早关门上床了。谁知碉堡里一个鬼子兵摸黑到陆家塘一户人家,闯进去把30多岁的妇女奸污了。这家男主人陆根生见对方凶神恶煞,又有手枪在身,对抗是不明智的,只得吞下了这口恶气。隔了一天,那鬼子又来了,陆根生见他赤手空拳又想来作恶,顿时怒火中烧,不知是哪来的一股勇气,随即手持菜刀,对准那恶狼劈头盖脑斩去。那鬼子一时毫无防备,被根生连砍几刀,竟身首分离,一命呜呼了。陆家夫妇当即用麻袋蒲包把尸体装好,外加砖块相缚,把尸体投入大湾浜河中去了。

  第二天,碉堡里的鬼子兵少了一个人,就到村上来寻查,但一无线索。上午10点多钟,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气势汹汹地把全村男女老少,一个个驱赶到晒场上,被反绑着手跪在地上,乱打乱踢。站在一旁的翻译告诉我们:只要把杀死皇军之人交出来,就放了大家。否则,就烧掉全村的房子,机关枪扫死在场的所有人。这时的村上人,也包括我的父母亲和我在内,都被吓得魂不附体,谁也不吭一声。到中午时分,翻译连同村上的一位“大先生”一齐对大家说,皇军决不罢休,现在你们先回去,听候发落!回到家门口,见到大引火已堆在各家门口,只要一把火就会把房子烧个精光。

  受日军的凶神恶吓,并不是第一次。半年多前,我们一家逃难在外,只剩老祖母一人在家看门。日军疑心偌大一个三间楼房的空屋,一定是给抗日军队居住的,就一把大火把它烧成瓦砾。我们只得蜗居在既简陋又矮小的作坊里,日子已经过得十分艰难了,如果这次再把这栖身之地也烧光了,岂非逼人于死亡之路?少年就尝愁滋味,一时吓得我呆若木鸡,痴痴呆呆地立也不是,坐也不安,急得父母横哄竖慰也无济于事。

  常武地区有一个风俗:晚上在门口对天叫魂,便会好转。那天黄昏,我喝了几口粥汤,就早早上床睡觉,不时心惊肉跳,迷迷糊糊……隐约得知祖母点了三炷香,一炷插在灶君菩萨前,一炷给母亲,她也手持一炷,在门口对天祷告:天老爷保佑我家的“华大”(我的乳名)早点家来。接着我母亲就开始叫魂:“华大,你远远近近家来呀!”“华大,你逢桥过桥家来啊!”“华大,你逢凶化吉早点家来啊。”每喊一声,祖母就应答一声:“家来了。”这喊声凄凉中蕴含着悲怨,嘶哑中夹杂着祈求,两个女人,一片慈心。看来这不是迷信,中医说,恐则气下,惊则气乱,一旦得到了一种慰藉之后,就使心灵获得一种释放和平静。在一声声呼唤之中,我竟开始安心入睡了。这不仅是苍天的保佑,更是母爱的感化。第二天早晨,我醒来后就告诉母亲:“娘,我回家了!我回家了。”母亲连忙摸摸我的前额,含着泪光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不要怕,一切由我们大人来担当!”

  后来,我知道了陆根生那天夜里杀了日本鬼子后,连夜同妻子往北乡交通闭塞、穷乡僻壤的北乡下躲避。不久,那碉堡里的日军也全部调防,村上人也没人当“汉奸”告发,这事就不了了之地过去了。

(责任编辑:DY)

------分隔线----------------------------
 
 
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

总部客服QQ:2622593690    值班时间:周一至周日:早上 9:00~晚上 17:00
联系地址: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    电子邮箱:wwwbujiao@163.com
座机电话:0519—88153365    手    机:15151989925  ( 苏ICP备11030947号

    技术支持:超凡网络